苏沐橙

【全职 周泽楷×你】最佳幸运

-酒巷深深-:

你的日记系列02




BGM:《ラブーストーリー突然に(突然发生的爱情故事)》


※前辈后辈,队长队员。关于暗恋,关于爱而不得,关于他不知道的一切


※ooc有,私设如山,慎入,慎入,慎入


※双时间轴,bug已经尽力,如果真的发现大问题……请私信我吧好像有点丢人QAQ


※货真价实42.195公里大刀,BE预警_(:зゝ∠)_ 


 


 


你第六次去见那个男人的时候,带去了一本三年前就已经写满的日记本。


“你这是做什么?”对方大概对你的条件相当满意,一次次约你见面,无奈你至今没有任何松口的表现。“理由。”你在那男人对面坐下来,抬起眼睛对上他的视线,“我拒绝你的理由。”


男人带着狐疑的目光瞥了你一眼,随后犹豫了一番,到底还是拿起了你掼在他面前的笔记本。起初是抱着无所谓的态度,谁知越向后翻,他的表情中越带上了你意料之中的难以置信:“我第一次遇到你这样的人。”他眼神复杂地发表评论。


“嗯?”你微笑,轻轻歪了歪头。“为了拒绝我,向我展示自己对另一个人的爱。”他解释道。


“那我真是替你感到惋惜。”你看懂了他眼神中的疑惑,“你大概从未遇见一个让你想要这么做的人。怎么样?你觉得结婚是为了什么?”


“各取所需。”他倒是够爽快,也够坦然。然而对你来说,这并不够。“这就是我拒绝你的理由。对我而言,结婚首先是为了爱。”


 


 


所有一切都要从第十赛季说起。你从烟雨转回到轮回来,职业神枪手。


与赛场上一贯强势爆发力十足的周泽楷不同,你并非强攻型选手,擅长的是牵制与策应。在你出道初期,由于职业和打法的相似,许多人曾将你和早年的苏沐橙进行比较。然而很遗憾,你并没有一位像叶修那样的搭档。


加入轮回之后,你的存在确实让双一搭档如虎添翼。然而客观来说,他们的配合本就几近无懈可击,所向披靡。轮回,并不是一个需要双神枪的团队。这也决定了绝大多数情况下,你不会有首发上场的机会。


因此你总是显得多余。即使没有人会否认你的技术实力与竞技水平,即使轮回的大家对你的态度都友好无比。


 


你在夏休期结束前几天回了俱乐部。训练室里空无一人,你随便找了台电脑插上账号卡,二话不说开始进行常规训练。虽然多数时候没有你的用武之地,但从不落后的努力当然是必要的。


没一会儿忽然有人推开了训练室的门。你尚未完成基础练习,还没有戴上耳机,因此清晰地听到了“吱呀”一声响。你有些疑惑地转身去看,就见周泽楷站在门口,有些局促地看向你。


“周队。”你向他打了个招呼。他轻轻“嗯”了一下算是回答,走进来带上了门。“周队回来这么早?”身为队长他自然要关心一下你的训练情况,此时已经走到了你身后。“没事情做。”他似乎是愣了一下才回答,“你呢?”


“差不多吧。”你也早已习以为常,注意力依然在面前的显示屏上。周泽楷从来不是多话的人,见你如此反应他也只是默默坐下来,抽出账号卡来登入游戏。两个人各自忙着,偶尔你卡住去请教周泽楷,他便放下手中事务为你示范。训练室里回荡着你们二人操作鼠标键盘的声音,倒是更显得沉寂,却不令人觉得尴尬。


“和队长一个职业真方便。”第一阶段的练习结束,你停下来休息调整的时候说了一句。周泽楷闻言轻轻笑笑,并不开口回应。“周队,其实我不怕和你说,”你单手托着腮,两眼放空地面对着显示屏,“好多时候,我是真不知道我自己来轮回干吗来了。”


“?”他闻言有些疑惑地看向你。“你看,现在这种情况,比赛的时候就没我什么事儿,被拉去拍广告的时间比在赛场上的时间还多。”你也看着他,目光语气都颇有些无奈,“可是职业选手的价值不该体现在赛场上吗,这算个什么事儿啊。”


周泽楷沉默地垂下眼帘。其实你说的情况,他未必就不知道。


烟雨新晋的两名神枪手使你在队内的地位变得尴尬无比,就连你被纳入全明星时也是饱受争议。认可你的人大多对你的实力持保留态度,更多人却要嘲笑你是靠脸在联盟混下去。因而合约到期轮回的经理问你“要不要转会来轮回”这样的问题时,你几乎没什么犹豫就点了头。“周队是不是想问,既然我来轮回跟在烟雨也没太大改变,为什么会同意转会?”见他迟迟不出声,你开始猜起了他的想法。


周泽楷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这多好理解啊。”你放下托着腮的手,重新集中精力看着自己的屏幕,“因为轮回要我啊,虽然我也不懂为什么。”


“……”他倒一时无言以对。“憋了好久了,说出来真开心。”饶是沉默如周泽楷并不会对你的话有太多反应,此刻你内心也是久违的轻松,“这个是秘密!千万不能告诉别人哦!”你还不忘叮嘱他。


“不会。”他很肯定地摇了摇头,继而犹豫了半晌,最终下定决心般语气认真地对你说,“你很优秀。”


“谢谢队长。”听他这么说你还是很有些惊讶的,然而你只是眼中略略闪过一缕惊异,云淡风轻地说了声谢谢,再无其他。


 


 


“然后你就喜欢他了?”你对面的男人兴味盎然地看着你。“想太多。”你哑然失笑,“真要是这样,我能坚持那么多年?”


“有道理。”对方想了想也觉得自己这个脑洞开得太过惊悚,“那后来呢?”


你内心有些想笑,不是说好的相亲吗,明明还是对方追着你不放的局面,现在居然坐在这听起了故事,还听得挺起劲:“后来啊……”


 


 


大概是同职业的缘故,一年的训练中你的作战风格难免受到周泽楷的影响,从最初从不选择强攻,到后来慢慢也习惯了先发制人。你的出战率比之前在烟雨时高了许多,实力也总算渐渐得到认可。不是没有好事者又将你拿来与苏沐橙作比较,但你清楚那是不一样的,你的队友们亦然。有一回某节目组邀请轮回的几位人气选手录制了一起访谈,向你提出“觉得自己与苏沐橙相比如何”的问题时,你故作认真地想了又想,然后一本正经地开口给出了答案。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我长得真的没有苏前辈好看。”


主持人脸上闪过一瞬间的凌乱,而你身边的轮回队友们都笑了起来。


包括你对面的周泽楷。他其实很爱笑。


 


那天的访谈结束之后,你跟着队友们一起去了麦当劳。


你当时是轮回唯一的女选手,模样可人性格讨喜,自然是受到队友们百般照顾,就连买杯可乐都记得帮你去冰的那种。“哎,我们四个是不是可以凑一桌麻将了。”他们三个在你周围坐下时你突发奇想道。


“……”江波涛递饮料给你的手顿了一下。“……你会打麻将吗?”他们居然就认真地讨论了起来,这是孙翔在问江波涛。


“不会。”江波涛的语气有点僵,显然还没搞明白为什么话题突然就转到了打麻将上面来。“周队呢?”孙翔继续问。


周泽楷摇了摇头。


“好了好了。”你捂脸,“其实我也不会,我就是开个玩笑……我们几个的话,难道不应该凑一个四人帮吗!刚好三男一女!”


江波涛一脸的无语问苍天,双一的两个倒是很给面子地笑了起来。周泽楷的双眼明亮又极深邃,目光相碰的时候,你在他眼中看到温暖的笑意,以及清晰的你的影子。


周泽楷的粉丝们都说他的眼睛会说话,果然如此。


“小姐姐小姐姐。”你刚刚垂下目光看着手中只喝了几口的可乐,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你循着方向抬起头来,身后站着的是个眉清目秀的姑娘。“小姐姐有糖吗?”她笑眯眯地问你。


“嗯?”你一时愣在了原地。“啊,对哦。”倒是你身边的孙翔恍然大悟,“今天是万圣节诶。”


“啊,是诶……”你后知后觉地记起了今天的日期,下意识伸手进外套口袋,“……诶,还真的有。”说着真的掏出几块透明糖纸裹着的水果糖,“给。”


“呜~还以为肯定不会有,就可以骗到小姐姐的微信的。”那姑娘却扮了个哭脸,“小姐姐这么好看想勾搭~”


“噗。”你撑不住笑出来,“不用太失望,有缘还能再见面的。”


那完全是一句客套话,你可没以为自己会一语成谶。


 


 


“哎哎哎,一语成谶这词儿不是这么用的吧?”对面听得入神的年轻男人打断了你。


“可是不是很合适吗。”你望着他,“至少对我而言。”


“……好吧,你继续说。”


“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当时她只是对我说了话。”你继续道,语调平稳,波澜不惊,仿佛事不关己,“也不知道是哪一天,她突然出现在俱乐部里,那时候我才知道他们在一起很久了。”


“所以你从什么时候喜欢上他?”他低头翻翻日记又抬起头看你,目光有几分莫测。


“这个么,说实话,我不知道,它大概知道。”你微笑着摇了摇头,目光落在依然在他手里的日记本上,“我早已记不得是什么时候,只知道当我意识到时,笔下已字字是他,心里也处处是他。”


“你从没有争取过?”他沉默一阵,再抬头时略略皱起眉。


“争取什么?争取让他喜欢我?”你注视着他的眼睛,“你不了解他。他从来是个只做不说的人。如果他有意,我根本不必争取;相反,则必定是徒劳。”


“其实你不得不承认,努力真的不是一定会有回报的,特别是在爱情里。”


 


 


荣耀第十二赛季,轮回在周泽楷的带领下再次夺冠。


总决赛的对手是微草,不同的是作为队长操纵王不留行的已然变成了高英杰。前两轮结束后轮回以微弱优势领先,最后的决胜局,你的出战位置是个人赛的第二场,以及团队赛的第六名选手。


微草个人赛第三场出场的是刘小别和他的飞刀剑。开场对方迅速抢攻并试图近身,被你以空前强势的火力压制得有些措手不及。不过作为职业选手他自然也不会自乱阵脚,迅速调整战术与你周旋起来。没过多久场上就打成了拉锯战,二人血线交替下降,最终还是你略胜一筹,有惊无险地拿下了这一场。


团队赛你上场时赛程已经过了近三分之二。轮回的战术风格是一如既往的强横,双一搭档与任何一次训练一样纯熟默契,最为精通策应的你也确实给了他们二人最精准及时的火力支援与掩护。因而前面的赛程虽胶着艰辛,你却没有感受到太大的压力。虽然如此,斩获冠军的激动是从来不会改变的。


更何况这是你参与获得的第一个冠军。


 


由于是客场作战,颁奖结束后轮回首先回到了休息室。屋里等候的人见你们进屋全都喜气洋洋地站了起来,激动非常地大声欢呼喝彩。绝大多数是轮回的工作人员,唯独坐在沙发边上的,是个陌生却又熟悉的女孩子。


是你们一起在麦当劳遇见的那个女孩子,当然现在用另一个称呼更合适——周泽楷的女朋友,并且,大概很快将会成为队长夫人。


果不其然,向来低调沉默的周泽楷,在那间休息室里,当着全队和一众工作人员的面,向她求婚。


用他刚戴上的冠军戒指。


 


 


“其实啊,你都不知道,当时还有人推荐我去做伴娘呢。”你看着对面的年轻男人一脸复杂,刻意将语调放得轻松,“当然了我没有答应,谁闲的没事儿这么给自己添堵啊,我又不是自虐狂。”


“你这还不自虐呢。”对方看着你几乎要笑出来,“没有选你是他的损失,真的。”


“哦?”你歪过头看着他,“你倒是说说,他损失在哪里?”


“你很漂亮。”他说。


你几乎笑出来:“她也很漂亮。”


“你很温柔。”他继续。


“她也很温柔。”你游刃有余地应。


“你很可爱。”他还不放弃。


“她也很可爱。”你耸了耸肩。


“你那么优秀,总会有她没有的闪光点。”


他的表情颇为无奈,想了半天还是不死心地说了一句。然而这一次,你沉默很久才开了口。


“……他们很相爱。”


 


 


周泽楷婚礼那天你坐在角落,安静地看完了整场婚礼。内心平静异常,甚至能做到像往常一样与自来熟的黄少天和戴妍琦说个不停,与楚云秀和苏沐橙不住地调笑。


正装的周泽楷一如往常夺人眼球,甚至好似更添了几分光彩。身披白纱的新娘美艳不可方物,眉眼之间绽放的是你从未见过的欢欣与万千柔情。


投影仪播放出来的vcr完整地讲述了他们相识相知相恋的过程,你低下头玩手机,拒绝去看。


因为没有人比你更清楚。每一次周泽楷说起她的神采飞扬,每一次她来战队做客二人的浓情蜜意。没有人比你更清楚。


誓言,交换戒指,亲吻,扔捧花。


你并没有去抢捧花的打算,它却不偏不倚飞到了你手中。同桌的宾客们不住地恭贺祝福,你抬起头,看向你的是周泽楷略带羞涩的目光,和他的妻子满是期待的双眼。


当初会主动与你攀谈,是因为她对你天生有好感,觉得亲近。那时她还不知道荣耀,与周泽楷在一起开始关注职业联盟后,你更是成为她心中最喜爱的选手。每一次她来轮回都要抢着上来与你拥抱,连周泽楷都颇为无奈。她有意将捧花递到你手中,是真诚地希望你会幸福。


唯一的问题是你喜欢的人是周泽楷。而她已经是周泽楷的妻子。


 


 


“你就没有想过吗,或许你只是不甘心呢?”那年轻男人盯着你的目光颇有几分深不可测,“或许只是因为得不到?”


“我想过的。”你笑笑,“可是于我而言,真是不甘心的话,大概会想要将他抢过来才是啊。我爱他,是希望他幸福,既然他心里的人不是我,我就从不去想占有他,仅此而已。”


“都说爱情里没有先来后到,可是人生的出场顺序,明明又是那么地重要。然而那又怎样呢,就像那个‘陪你醉的人没办法送你回家’的命题一样,其实哪怕我千杯不醉,哪怕我在陪他之后还可以送他回家,我也无法阻止他是为别人深夜买醉,为别人伤心流泪。我自己深陷泥沼,痛苦纠结,他却从来不曾知道,也不该知道。这场暗恋无疾而终,无非是他早已心有所属,与我无关,也从未负我。无非是我在心中为他建造了一整个世界,而他从来不曾来过。”


“你别看我说得简单,其实我明白这些真的用了很久。”看着对面人有些惊异的目光,你轻轻抬了抬唇角,转过头看向窗外,“我花了那么长的时间,终于懂得了爱情真的是没有道理的。我和他之间唯一的道理,是无论如何,他不会爱上我。”


“……所以你退役后没有留在轮回?”他有些生硬地转换了话题。


“这里是G市。”你意有所指地笑着,“说起来,黄少还diss过他一回来着,说赛场上不会回血也就罢了,生活中居然真的是个毒奶,当年跟新娘子密谋把捧花送到我手里,结果呢,都过了这么些年了,我还单着呢。时间久了吧,其实也就没那么在意了。”


“这个,还给你。”年轻男人整理好表情,珍而重之地将日记本合上后递回给你,“其实想想还挺羡慕你。”


“那希望有一天你能让我羡慕你咯。”你笑着,握了握对方伸出的手。


“最后问你一个问题可以吗?”看你点头对方继续说,“从来不会感到难过吗?遗憾,或者后悔?”


“不会。”你毫不迟疑,“他出现在我生命里,已经是让我想要跪下来感谢上帝的事。”


虽然他像星辰遥不可及,像晚风终究不会在你身边停留。


可是对你而言,能遇见他,已经足够幸运。


 


 


一年之后,你接到了来自那位年轻男人的请柬。


他在一次旅途中遇见了自己的爱情,对方是个典型的南方女子,温婉恬淡。婚礼结束宴会开始后,向宾客们逐一敬酒的新人夫妇兜了一个大圈子后来到了你身边。


“希望你们能幸福。”


你看着他们,由衷地祝福,笑弯了眼睛。


“谢谢,你也是哦。”新娘子有些羞涩地红了脸,往身边年轻男人那边靠了靠。年轻男人下意识揽住她肩膀,想说一句“祝你也幸福”却没能说出口。


 


他想起你日记本扉页上那句话。短短的十个字,看得出落笔时有些许的颤抖。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他想起你日记的最后一句话。页脚略微有些褶皱,是曾被泪水洇开的痕迹。


 


“山海犹可越,最远是君心。”


 


Fin.


 


 


后记-


 


高一的时候班里一个姑娘喜欢着隔壁班的男孩子。那时他们是很好的朋友,只是那男孩子已经有了女朋友。他曾经对这姑娘说,如果我先遇见的是你,或许现在我的女朋友就不会是她。


这种话说给我听,我必定动用十足的理性去判断,因而大抵是不会信。但那个时候,还是不由得为那个姑娘感到有些难过。


你喜欢的人恰好喜欢着你之所以被认为美好,是因为难得一见,是因为你喜欢的人不喜欢你,实在是人生的常态。东爱里面莉香曾说过,你不是经常会有机会遇见一个能爱一辈子的人。她有幸遇见,然而那人另有所爱,结局只能是无疾而终,就像夏夜里漫天的烟火。


可是,即便是那么地不容易,我还是希望幸运如屏幕前的你,能变成你最期盼的样子,能收获你最想要的幸福。


我爱的姑娘们和少年们,你们都会幸福的。


我这样地期盼,并相信着。



评论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