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沐橙

【喻文州X你】钓鱼魔咒

努力甜饼的咸鱼Vesper:

有ooc
HP paro
今天也在努力甜
后续会有番外

感谢你们在我天天上课咸鱼的日子里没取关我
嗯还有最近改名字了
不要不认识我啊
我是Vesper

顺便这有可能变成联文

【正文】


HP paro
【1】

霍格沃茨校史里的新十大未解之谜之一中就有一条是关于你为什么能进拉文克劳。

倒也不是说歧视,只是综合各方面来看,赫奇帕奇会更佳适合你一点罢了。保守矜持,努力用功的特质,是无论如何也和拉文克劳搭不上边的。

至于为什么进拉文克劳,原因也只有你和分院帽两个人知道了。

“很踏实的小姑娘,还很听话,挺内向啊,资质不坏,倒也有学术研究精神。大麻烦了,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都挺好。”

你听着分院帽的低声嘀咕,眼神扫过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的长桌子,停留在俯身和格雷女士说话的喻文州身上。没有一丝皱折的学院袍子,戴的规规整整的蓝围巾,银色的细条纹看上去和整个人温柔的气质格外的搭调,尖尖角的学院帽也被银盘子的反光微微镀上一层低调的细闪。说笑到有趣之处,喻文州也会勾起唇角,不多不少,只是向上一点点,温柔又恰到好处。进食时双手握着的刀叉也是按照礼仪来的挑不出一丝错处,双臂向外张开的距离很小,绅士体贴的为周围人留出合适的进餐距离。

惊鸿一瞥,今朝的你却是第一次切身理解了这个词的真实含义。

“拉文克劳,我去拉文克劳。”你在脑海里和分院帽沟通,短促有肯定的语气着实让分院帽有些吃惊。

“拉文克劳,不用说你也能学到很多,也行吧。”分院帽听着你笃定的意志,做出了妥协。

“拉文克劳”随着分院帽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厅,你走下台阶,坐到了欢呼的拉文克劳学生人群里。

“你好,我是喻文州。”身边的人伸出手向你示意。好看的桃花眼有了些许弯起的弧度,嘴角也储着笑意。

不出意料的,你溺死在他了的温柔里。


【2】

在进了拉文克劳的一个月后,你的确是觉得自己更适合赫奇帕奇的。你看着死都打不开的公共休息室的门,不确定的用疑问句式说出第7个答案,再一次被否决的你决定现在门口坐一晚上再说。就在你掏出羽毛笔和笔记本时,你看到了喻文州向公共休息室走来。

喻文州隔着老远就看到你了,一个人在门前转来转去,明明是深夜了,可明显刚从图书馆回来的你一个人还在休息室门前打转。喻文州叹了口气,走上前报出正确的答案。

鹰环一下子打开,露出足够一人通过的窄道。喻文州弯腰走进通道,半侧着身向傻站在门外的你伸出手。“进来吧,过几天就习惯了。”语气里没有半点不耐烦,更多的反倒是温柔和无奈。

你愣了愣,伸手落在喻文州向上摊开的掌心里,任由他拉着你往休息室里走。刚进休息室喻文州便松开了你的手,站在通往男生宿舍的台阶上看着你,没有半分刚刚的越距。

“快去休息了。”喻文州看着挎着个大包手里还提着几本书的你,笑了。

“嗯…”你磕磕巴巴的回应着最简单的字符,一边转身跑向女生寝室。

“还真是冒冒失失的可爱。”喻文州摸了摸鼻尖,看着你跑上台阶的背影,无意识地笑笑。


【3】

更适合赫奇帕奇这个念头无疑是在与赫奇帕奇一起上课之后给牢牢坐实了。

魔药学本就不是你擅长的科目,再加上斯内普教授的挑剔,每次上课你总是会被嘲讽一番的。

“XX小姐,蛇皮碎片放这么多,你是想变成一条蛇吗?”斯内普教授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你面前绿油油的一锅汤药,嘲讽的笑笑。

不出所料的,拉文克劳们中的一些人开始窃窃私语,不算过分音量却也足以让你脸上发热起来。赫奇帕奇的同学则是用着同情的眼神看着你。真不好过啊,你搅着坩锅里的液体努力想改变些配方。

又失败了,躲在公共休息室角落里的你试图再一次复刻在课上失败过很多次的复方汤剂配方,却总是无果,坩锅也破了好几个。你看着被绿色液体和坩锅碎屑弄脏的巫师袍下摆陷入沉思。

“多加四分之一勺的双角兽角的粉末,就刚刚好了。”喻文州靠着公共休息室的墙站在你身后提醒你。

“啊…”你手一抖将手中抓着的一大把两耳草掉进了锅子里。

“怕是又要报废了。”喻文州没忍住向上勾起的唇角,拿出魔杖敲了敲坩锅边将里面黏糊糊的一大团液体清理干净。顺手还递过来一本《高级魔药制作》。

“去年的书,里面写了些配方,你看着配吧。”喻文州笑着看你。

“谢谢。”你接过书愣了两秒才断断续续地回答。

看着封面上喻文州三个大字,你觉得进拉文克劳真是个正确的选择。

【4】

身为级长,喻文州不会不知道拉文克劳们对你些许的鄙夷,毕竟是一个以智商出众闻名的学院,哪怕你并不愚钝可也是在没法与那些天才到不可一世的拉文克劳们所媲美。在拉文克劳,不用怎么刻苦学习就能轻松以优异的成绩通过普通巫师测试的比比皆是。而哪怕就是这样拉文克劳们也本着努力学习、探索知识的精神兢兢业业地在各个领域上研究。而只是拥有努力的你自然是会被他们所视为异类的。

可作为级长喻文州也不好说些什么,毕竟大家对于你的不认同并不是摆在台面上的人身攻击与孤立,只是在私下里偷偷议论的话,作为级长自然没办法管理,八卦的确是人类社会中不可缺失的一部分啊。

就是这样,喻文州注意到了你,怪可怜的,又让人忍不住想心疼。

只是多加些关照,也不算是朋友,喻文州本能的想着,打算履行一个级长的义务。

可是很快他就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会刻意听周围的拉文克劳们议论你的消息,像这次魔药课上的故事一样,每次一有你的消息喻文州就会下意识地作出反应。或许是习惯了,喻文州继续自欺欺人。

“喻文州,你把你的课本借给那个小赫奇帕奇了?”同级的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对着喻文州发问。

“对,看她魔药课有些困难。”喻文州看着手边的课本,羽毛笔在牛皮纸上涂涂写写着。

“这样。”张新杰不再多问反倒是露出了然的笑容。

【5】

似乎是自从送了你一次笔记之后,喻文州就常常单独给你补习功课。说来挺巧,你最不擅长的魔药学和黑魔法防御术恰恰是喻文州的专攻。就这样,喻文州顺理成章的接手了你所有功课的复习,时常是在公共休息室角落捉住正在捣弄坩锅的你或是在图书馆看到从一大堆书籍中你冒出的一根呆毛给你单独开小灶。

自从你申上三年级之后,早就过了NEWT高级巫师测试的喻文州常常是带你去霍格莫德闲逛的。

打从哈利波特从打人柳进入尖叫棚屋以后,霍格沃茨每年都会有不计其数的学生从打人柳的内部通道偷偷摸摸爬进霍格沃德,更有甚者还被打人柳打伤过。

在庞弗雷夫人的强烈建议下,最终校长和霍格沃德的管理员商量开放尖叫棚屋的一个入口,将它改造成一个商业鬼屋。

于是你常常会不怕死的拉着喻文州一起去,虽然叫得最响的还是你。

“啊啊啊啊啊啊啊!”从侧边伸出的工作人员的手准确无误的抓在你的脚踝上,冰凉的触感让你整个人弹起,抓住喻文州的手臂不放。

“别怕。”喻文州被你大力抓着也不恼,反倒是反手将你拉进怀里,安抚着吓到哆嗦的你。

“看看人家男朋友。”一起组队进来的格兰芬多女孩正无奈的看着抓着自己手瑟瑟发抖的赫奇帕奇男友教训着。

“不是男朋友啦。”呆在喻文州的怀里似乎是给了你足够的安全感,你停止哆嗦伸出脑袋辩解。

“哈?”格兰芬多女孩一脸不可思议。

“是哥哥。”你下意识的撒着谎,自以为体贴的辩解着试图隐藏情绪顺便不让喻文州尴尬。“学长也算是哥哥吧。”你愣是把后半句话吞在肚子里,一个人圆着自己非常没有说服力的辩解。

黑暗里的你自然是看不到喻文州的眉头微微有些簇起,略微带了些不爽的意味。

兴许是在外国人眼里亚洲人都长得没什么区别,格兰芬多妹子勉强接受了你的说辞。

后半程也是有惊无险,闹到后来喻文州干脆牵起你的手,半将你护在怀里的挪出了尖叫棚屋。

出了尖叫棚屋却不见他松手的意思,你晃了晃牵着的手试图从他的掌心中挣脱出来,却不料被他握得更紧。

“手太冷,捂一会。”喻文州看着你试图甩开他的手有些懊恼,却不着痕迹的随意找了个理由辩驳。看来还是得再等等,喻文州暗自盘算着,将打算告白的念头压了下去。

蜂蜜公爵也是你爱去的地方,作为一个嗜甜食如命的女巫,去霍格莫德时你总是要买一大捧乳糖和巧克力让喻文州抱着回霍格沃茨。

这次也不例外,在经受过高强度惊吓后的你强行拉着不喜甜食的喻文州再一次进到了蜂蜜公爵,抓了一大把乳糖放在袋子里拿去结账。

“补充糖分就不觉得冷了。”你振振有词的说着自己的歪理,顺便将一大块剥好的巧克力往喻文州嘴里塞。

喻文州动动嘴角,哪怕是不喜爱吃甜食的他,也无法拒绝喜欢的姑娘喂自己吃糖这件事情本身。

你感受着喻文州的唇角似是无意的缓慢擦过你的指腹,脸红了几分,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反被撩了一记。

嘛,不爽。

【6】

真正意识到自己喜欢上喻文州是在三年级最后一场魁地奇球赛时,作为拉文克劳为数不多的几个并不算一心向学的巫师,喻文州从五年级开始便在拉文克劳队里担任找球手。最后一场比赛或多或少也有些纪念意义。

就连平日里素来不看魁地奇的你也从书堆里急急忙忙跑了出去试图在前排找个最佳的地理位置。

一跑出图书馆你就觉得不对,脖子上凉飕飕的,再看了看身边一个个擦肩而过的巫师们,几乎没停住几秒,你又向魁地奇球场跑去。

到了球场你才发现来早了,除了在球场上试飞的队员们和负责维持秩序的霍奇教授以外,看台上几乎是没有人的。你想着念了个咒语,在随身带的玻璃杯子里变出一个小火球,放在杯子里捂手,哪怕是这样,脖子上空落落的感觉依然让你感到些许不适,开始缩起脖子瑟瑟发抖起来。在空中试飞的喻文州不可能没注意到你,他皱了皱眉,朝你的方向飞来。

“怎么没带围巾?”喻文州好看的眉眼微微皱了起来,带了些许担心。

“直接从图书馆赶过来的,落在哪里了。感不感动啊。”你笑嘻嘻地抬起脸,抱着装着小火花的瓶子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看着你的笑脸也跟着无奈得笑笑,解下自己的围巾给你系上,好看的手指在你的脖子周围轻轻翻转,将围巾好好的缠绕上你的脖颈。不知是你的错觉还是围巾带了的温暖太过真实和猝不及防,你总觉得整个人一下子发热起来,心脏也没由来的慢了半拍。

“别冻着了。”喻文州伸出戴了半截手套的大手,揉揉你的头顶,你盯着他露出的半截白皙手腕,又一次溺死在他的温柔里。

【7】

整场魁地奇球赛你都过的心不在焉的,除了盯着喻文州在赛场上追捕金色飞贼的身影,就是抱着脖子上的围巾傻笑。

你觉得这样不行,身为一个没谈过恋爱的单身狗少女,你决定去问问与你交好的赫奇帕奇学姐。

在敲对了赫奇帕奇公共休息室外面的那个大桶后,你看到了正在解决南瓜派的学姐。

“???”你一脸懵逼。

“家养小精灵刚刚拿来的,来尝一下?”学姐含糊不清的向你递着南瓜饼。

真是傻了,你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怎么就忘记了赫奇帕奇的休息室在厨房旁边呢。

想着你接过了南瓜派,要了一大口,含糊不清的问着学姐
“我好像喜欢上喻文州了”

“咳。”学姐一口南瓜派呛在喉咙里,瞪大了眼睛异常无语的看着你。

“你们没在一起?!”

你看着学姐“骗人的吧”“别逗了”的眼神觉得事情有些不对。

“没有啊?怎么了吗?很奇怪?”

“不是吧,你们都干过这么多情侣间的事情了,不然还是兄妹啊?”学姐吐槽着。

“嗯,也不排除他拿我当妹妹的可能。”你想着上次在尖叫棚屋的经历,毕竟喻文州也没有否认嘛。

“那这是谁的围巾?”学姐抖抖你还没摘下的喻文州的围巾。

“他的…enmmm”你在学姐一脸“你看吧”“我就说”的眼神里沉默了。

“我好像知道了,谢谢学姐。”你解决完南瓜派和烦恼,拍了拍屁股打算走人。

“哦好,下次带上你小男朋友来玩啊。”学姐带着被喂了狗粮顺便加上看八卦的心态冲你喊。

【8】

自从明白对喻文州的心意之后,你发现你完全没办法和他正常相处了,这要一见到喻文州或是做一些和之前一样的事情,你的脑子里就会自动闪过学姐的话“情侣情侣情侣。”在这种情况下,你觉得你都要脑缺氧了,更何况是念出些复杂的魔咒。

“你怎么了,怎么连守护神都召唤不出来了?”喻文州发现了你的异常,放下魔杖看你。

“啊,没事没事。”你甩了甩脑袋,召唤出自己的守护神—一只兔子。

下一秒当你看到喻文州像以往一样召唤出自己的守护神狐狸时又不淡定了。

“这是被吃的死死的吗!”你脑内的小剧场开始咆哮。“完了。”你垂着脑袋开始纠结于命运最终玄学。“是不是要用水晶球去算一挂了。”

喻文州不会看不出你的反常,可聪明如他也实在没料到你的确可以怂成这样。

【9】

终于下定决心表白是在和喻文州坐上霍格沃茨特快的时候。

毕业季的伤感一向是在校园里弥漫的特别快的,看着城堡中庭一个个提着大箱子脸上还挂着泪痕的人,你的仪式感也莫名其妙的被调动了起来。

想到明年见不到喻文州了,心就揪得生疼。你看着和各个学院级长们打招呼告别的喻文州和他身边围着的一排要纽扣的日本妹子们,觉得再怂下去估计自己可能真的就要不明不白多出一个嫂子了。

就这样拧巴的你拧拧巴巴的在霍格沃茨特快上表白了喻文州。

“那个,你没给扣子吧”你看着坐在你对面的喻文州开始强行找话题。

“没。”喻文州眼睛都没离开书页,想都没想的回答了你暴露智商的问题。

你盯着他上衣衬衫第二颗扣子,好好的躺在那里,开始抱怨自己怎么说话老是不过脑子。

“那给我呗。”下意识蹦出来的话语居然有没过脑子,你愤慨的摸摸脑袋,自言自语的埋怨起自己来。

“嗯?”喻文州抬眼看你,“要扣子做什么?”语气是揶揄的,语调到最后还带了点笑意地往上翘。

“没什么。”你怂了,脸红的像是熟透的番茄。

喻文州笑笑,低头继续看书,仿佛是没有一丝情绪波动。

“诶,我说,你就没想对我说的嘛。”你看着列车快到国王十字车站,又看看继续看书的喻文州。

“没有,怎么了?有话说?”喻文州盯着你,唇角上扬,温柔的眼睛正视着你的眸子。

“有啊,我喜欢你嘛。”你脱口而出,终于是鼓起了勇气不打算怂下去了。

喻文州看着红晕一点点再度染上你的脸颊,憋了太久的笑出声。

“要什么扣子?人早是你的了。”

终于等到你说出来了
也不枉我喜欢你这么多年

评论

热度(78)

  1. 苏沐橙努力甜饼的咸鱼Vesp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