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沐橙

花开【羽生结弦 x 你】

幻想家肆月:



(一)




  仙台的十月,天气已经寒气逼人。早上上学的路上会路过两排光秃秃的樱花树,在清晨灰暗的光线下显得更加死气沉沉。


 








(二)




  “那小子今天又在拽什么啊?穿个奇装异服在冰上跳舞还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似的。”




  “就是说啊,穿的男不男女不女的还一副自己很厉害的样子,让人看了真是不爽。”




……




  “哗啦!”一声闷响将一盒吃剩的饭菜摔在你旁边的座位上,黏糊糊的米粒从椅子的边缘落下来,带着油的菜汤洒满一地,也溅到你的鞋上。




  你沉寂地坐在一旁,头低到快要碰到桌面,像个透明人一样。瑟瑟发抖的笔尖在本子上划出一条难看的划痕。


 










(二)




  国文老师柔和的声音从讲台上飘过来,明明是温柔的褒奖,你却紧紧闭着眼睛希望她不要再说下去了。




“所以大家应该多向○○さん学习,虽然日文不是她的母语,还能把作文写得这么出色!”




你已经听到了前排的几个女生嘲讽的轻笑。




在别人意味不明的眼神交流中低着头拿回自己的作文,回到座位的半路笨拙地被地上的什么拌了一下,同时下课铃响了起来。


 










(三)




  “没事吧?”意外的没有摔在地上也没有多余的嘲笑声,一下课大家就急急忙忙地跑出教室,你愣了一下才发现同桌的羽生正扶着你向你投来询问的目光。




  “哦没事。”你一下子就涨红了脸,飞快的回到自己座位上毫无意义地拿出笔打开了本子,却不知该写什么。




“○○さん作文写的真的很好呢。”你感受到旁边的人向你转过身子。




“诶?没有没有……”你礼貌性地也转过来,却没勇气看他的脸。




“○○さん不要自谦啦,我真的很喜欢○○さん作文里那种细腻的感情呢,不像我,只会突兀地抒情。说起来○○さん真的很擅长文科呢,英语也很厉害,啊我的英语最伤脑筋了……”




面对对方亮晶晶的眼睛里发出的真挚光芒和一大串突如其来的称赞,你不知如何回应,只能“嗯、哦”地点着头。




“那个……如果可以的话,○○さん可以教我英语吗?期中考快到了,要是不及格可就伤脑筋了。啊如果○○さん在理科上有什么问题的话也可以问我喔。”




进入新学校以来你还是第一次和羽生说话,在此之前你对他的印象只是“似乎是个滑冰运动员”,虽然是你的同桌,但是你早已习惯独自一人,活在自己的世界。似乎和说着刺耳言语的同学比起来,身旁冰冷的墙壁还比较温柔。




但是今天那个“滑冰运动员”突然闯进了你的世界,是柔光还是星辰,你不得而知。


 










(四)




“这里虽然是过去发生的事情应该用过去式,但是因为是因为是在must后面,must是情态动词,所以后面的动词要用原形。”面对羽生积极的请教,你也慢慢习惯了和他说话,从动词名词形容词开始,到带了什么便当老师的领带好奇怪。




“情态动词?”




“嗯……”你正想着该怎么解释情态动词,就听到教室的另一个角落一群聚在一起的女生说着什么。




“最近那两个人一直泡在一起诶。”




“该不会是恋爱了吧哈哈哈!”




“怪不得有人在作文里写什么‘少年宛如清晨的点点繁星’。”




“前两天我还看到他们在楼道里……”




……




“喂,发什么呆啊?”羽生伸手在你眼前晃了晃。




“没、没有啊。”你眼神稍微躲闪了一下,却还是忍不住往教室的另一个方向瞥。




“不要在意别人说什么,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明明是笑着,语气却无比认真。




你看着眼前脸上还微微有点婴儿肥的少年,还带着牙套稚气未脱的样子,但是那眼神中的坚定却是正午阳光一般耀眼。




“如果能像羽生君一样强大就好了。”你忍不住露出苦笑。自己之所以这么缩手缩脚踟蹰不前,不就是因为太软弱太胆小太不相信自己了吗?




“我觉得弱小并不是件坏事喔,因为弱小才会有想变得更加强大的动力。我并不像○○さん想象中那么强大,所以才会不顾一切地想要变强。”你知道他说的有关他梦想中的冰上世界,但又不仅仅是那个梦幻的世界。




“可是我没办法像羽生君一样专注在自己的事情上,我总是忍不住注意周围人的目光。”




“我觉得这是○○さん独特的魅力,怎么说呢,比别人更加细腻更加敏感,当然正因为如此才更容易受到伤害吧,但是这样的○○さん比别人更加能够包容更多的事物,对每个事物都能发现细微却极致的美。”




你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少年说出这段话,连点头都忘记了。




“不过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请○○さん赶快包容一下英语说的一团糟的我吧,过两天的比赛好像要接受外国媒体的英语采访,超级恐怖的说!!!”




很久之后你才知道,那时候他只不过是刚在日本国内崭露头角的新星,哪有什么外国媒体的采访。


 










(五)




  仙台的冬天,窗外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下起雪,温度更是直线下降,室内却是暖得让人昏昏沉沉。




“来我们看第五题,这道题……○○さん答案是什么?”生物课上与瞌睡虫斗争了一阵之后你终于撑着脑袋睡着了,然而两秒之后就被老师叫了起来。




你扫过练习册上空空的习题,心脏狂跳起来。




“脱氧核糖核苷酸!!!”羽生一边用笔指着自己练习册上那一个填空的答案,一边一生悬命地用气声说着,眼睛都瞪了起来。




“脱、脱氧核糖核苷酸。”此时此刻你只想快点坐下,然而老师似乎没有放过你的意思。




“来讲一下为什么。”他面带着意思不屑的笑,似乎认定你一定会出丑,你自己也这样认为。




但是桌上适时飞过一张小纸条,你手忙脚乱地打开,假装镇定地说出了答案。




坐下的那一瞬间似乎很久以来笼罩在头顶的阴霾一下子散开,你才注意到仙台的阳光是多么的明朗。你忍不住转头对羽生报以笑意,却发现他也在眯着眼睛冲你笑,然后翻着白眼学了一下老师哑口无言的表情。你差点笑出声来,捂着嘴趴到了桌面上,还是忍不住冲他的肩膀打了一拳。




这是什么感觉呢?


 










(六)




  后来相当长一段时间,你和羽生都常常在一起讨论,不管是课业还是其他。在他的帮助下,你的理科终于走上了正轨,本来成绩就处于前列的他更是不用说。




和羽生相处时间久了,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他的影响,你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了自己的内心一天一天强大起来,或许是在他的鼓励下你对于自己的目标日渐清晰起来,现在你也终于可以理解他所说的,为了想要变得更强而没有余力去在乎无关的事情。




不仅如此,你们也会在中午一起吃便当,他抢你的炸虾,你就抢他的鸡块。他时常兴致很高地跟你讲花样滑冰的事情,但是什么后外点冰三周跳、后内结环跳、阿克赛尔三周跳之类的你听的云里雾里,到了也不懂到底有什么不一样。但是尽管如此,你还是听得津津有味,因为说着这些的羽生,眼神中流露出不一眼的光芒。




偶尔放学不用去训练的时候,他也会拉着你去逛大型超市,在家电区停留好长一段时间,然后变得滔滔不绝起来。




  “这个电锅直径才20cm煮火锅的话装不下那么多食材吧?”




  “分两次煮不就好了吗?”




“哇这个加湿器自带香薰功能诶!好厉害!!要不○○さん下次生日的时候我买这个送你当生日礼物吧!”




“生日礼物说出来还有什么惊喜啦!”




“哇!好多耳机!想要这个,啊这个也想要!”




“羽生选手你听到你的荷包在哭了吗?”




慢慢的就变成了这样互怼吐槽心境却逐渐明朗的日常。










 


(七)




  你以为这样平淡而美好的日子会一直持续下去,但是随着羽生在新赛季上夺冠,媒体采访和电视曝光也接踵而来。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了。




 “哗啦!”带着油水的便当在你旁边的椅子上倒扣下来,甚至连他的书包也没能幸免。小熊维尼在桌子上静静地看着这一切默默哭泣。明明是那么好的人,明明没有一点想要冒犯谁的意思,为何要被这样对待呢?




“喂我说你们不要太过分了!”你把笔往桌上一扔站起身来怒视着那些嗤笑着的男生。说实话这一切都是身体自己条件反射的动作,惊呆了所有人,也包括你自己。




男生们自然是没想到一直以来班里的透明人会做出这种行为,一个个目瞪口呆不知该怎么办才好,直到不知是谁冒出一句:




“哎哟羽生他老婆生气了。”




这些人高马大的男生们开始哧哧笑起来。




“怪不得羽生她老婆这么兄,毕竟我们滑冰小王子要穿着蕾丝边衣服在场上跳舞呢。”




“虽然不知道跳给谁看,我不过我觉得裁判大叔似乎很喜欢哦。”




你紧紧地握着拳,指甲深深陷入掌心的肉里。“闭嘴!羽生君才不是那样的人!”




“闭嘴……”其中一个男生怪里怪气地说,“那你倒是说说‘羽生君’是怎样的人?是不是在床上特别厉害让你喊着‘不要不要’却还是忍不住夹紧他?”




有什么东西“嘭”地一声爆炸了,你连一句反驳也说不出来,眼泪大颗大颗地往外涌。




更多更难听的话还在继续。


 










(八)




  “哗啦!”人群中突然有谁失去平衡倒了下去,你抬头一看,羽生正站在男生们的中间,嘴角下垂着,眼神愤怒地可怕。旁边的地上趴着刚才说话的男生,脸上似乎有血迹斑斑。




  “你们说够没有?”从来没听过的、似乎在压抑着什么的羽生的声音。




  四周的人面面相觑说不出话,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平时看起来孱弱的家伙竟然隐藏了这么大的能量。




  “抱歉。”羽生微微侧过身把地上目瞪口呆的男生拉了起来,语气却是听不出什么感情。“我为我刚才冲动的行为道歉,也请你对你刚才的行为道歉。”




  “对不起。”男生小声冲你嘟囔了一句,大家一哄而散,而此时此刻的你情绪终于忍耐到了极限。




  你头也不回地跑出了教室。


 










(九)




  教学楼的天台是你的秘密基地,以前你总是觉得教室的气氛太过压抑沉闷,而这里是为数不多可以毫无遮蔽地看看蓝天白云的地方。虽然这里其实除了各种弯弯曲曲的管道线路之外什么都没有。




  上课铃声不合时宜地响起来,你跑到天台的尽头,一屁股坐下来捂着脸大哭起来。




  如果羽生结弦稍微懂一点女孩子的心理的话,就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刻马上追来,可是几乎你刚坐下来就听到他急急忙忙地推开天台大门喊着你的名字。




  “抱、抱歉,是不是我刚才说错话了?”羽生在你身边坐下慌张地问着。


  你摇摇头。




  “那是不是我吓到你了?”他的声音和刚才判若两人,仿佛一下子从一个极端蹦到了另一个极端。




  “不是羽生君的错……”你闷闷地说,“我只是、我只是……”




  只是发现自己好像喜欢上了你。




  “呐呐,我带你去个地方好不好?”




  “诶?”你莫名奇妙地抬起头。




  羽生“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眼睛都肿成桃子了。”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用制服袖子帮你擦掉脸上的泪水,你下意识地向后畏缩了一下,却被他用另一只手托住了后脑。




  “来吧,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午后的阳光倾泻下来洒在时常空无一人的顶楼,少年逆光而立向你伸手,在柔光的摩挲下精瘦而挺立的身躯都变得毛茸茸起来。










 


(十)




那一天羽生带你翻过学校的围墙,拉着你的手在仙台的街道上奔跑着。仿佛是小孩子恶作剧般的开心,向来对学习十分认真的你们第一次理所当然的翘课也充满了说不尽的欣喜。




而他手掌的温度也是第一次那样真实。




三月的仙台很少有这样的好天气,道路两侧是还没开但显然在酝酿着什么的樱树,可以想象再过一个月这里便会成为一片粉色的海洋。阳光从树枝间落下来洒在你们的脸上,那一刻你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活着”的真实感,仿佛自己也像这些樱树一样,全身血液涌动着等待什么的到来。




目的地是仙台冰场,那个你听过无数次却一次也没来过的地方。




因为是午后,冰场里一个人也没有,羽生和看门的大叔打了招呼就带你走进了这个属于他的世界。




“○○是穿38号的鞋吗?37?”




你小心翼翼地接过他递过来的冰鞋,笨拙地穿好。




“那,好戏要开始咯~”羽生拉着你的手踏进洁白平整的冰面上,脚下从来没有过的触感让你一下子就失去平衡,你反射性地抓住旁边的扶手,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反观身旁的羽生倒是泰然自若地抱着手臂看着你笑。




这你就很不服气了,重新整理好情绪试探性地把脚伸出去,又是一个趔趄差点在冰面上表演了个大劈叉。你只好认输舨地再次抓住扶手,一脸懊恼地看着羽生。




他身体微微前倾,甚至没有动脚就轻盈地滑到了你身边。“对于滑冰来说平衡就是最重要的部分,如果总想着靠扶手支撑不自己想办法保持平衡是没有办法学会滑冰的喔。”




“那……摔了怎么办?”




“不要害怕会摔,谁也不是一下子就能做好嘛。告诉你摔不疼的秘诀,快要摔的时候蹲下就好了。”




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颤颤巍巍地把两手都放开了扶手。




“对,然后像这样,滑——滑——滑。”羽生看起来轻巧如游龙般滑了几下。不甘落后的你笨拙地伸着手保持平衡,以扭曲的姿势蹬了几下冰,好在是成功滑出去了,而且没摔。




“这不是很厉害吗!来滑到我这边来。”羽生站在你面前倒滑着,你看着他的脸向前跟着他,不一会就找到了方法。




“你教我旋转好不好?或者那个叫什么来着……鲍步。”很快你就对普通的滑行失去了兴趣,开始想要学更多有意思的动作。




羽生歪着头笑着,然后在你眼前示范了一个漂亮的旋转。“基础的旋转要利用身体的轴心变换,也要利用手臂来带动。”




你半知半解地点点头,初生牛犊不怕虎般抡起胳膊就是一个大转身,没想到用力太大一下子失去了平衡,身体不受控地向后倒去。




你还没来得及按照他刚才的教导在摔倒时蹲下就被一个并不宽大却十分有力的怀抱接住了,抬头的时候正好对上他下垂的目光。一瞬间那双清凉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犹豫,然后眼眸柔和地弯了起来。




“旋转果然还是留到下次吧,今天学会滑行已经很厉害了。”说着,他双手牵起你的手带着你在空无一人的冰场上画出无数个回旋缠绕的螺旋线。




  那时的你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来这间冰场了,而你最终也没有学会旋转。


 










(十一)




  在大自然面前人类是多么的渺小,一场地震又吞噬了多少细小的情绪。




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海啸撕裂了仙台和整个东日本,在大自然的裂口上,很多故事戛然而止。




复校后你很少见到羽生了。失去了冰场的他无异于失去了自己的世界,你很清楚他不会放任这样的事情发生。




他开始奔波于日本各地,将商演当做练习,奔波着,抗争着。你记得那时你第一次认真看他的表演,屏幕上的他一身蓝衣宛如星辰大海,旋转着、跳跃着,仿佛不知疲累,仿佛要滑到自己倒下。他的眼神更是宛如金刚石般坚毅。




然后便是他赴加拿大训练的消息。


 










(十二)




  你身边的座位空了下来,或许在这里除了羽生你始终没有别的朋友。你恢复了独来独往的生活,一个人吃便当、一个人打扫作为也并非困难的事情。




  似乎是和一开始没什么不同的生活,但是只有你清清楚楚的知道,羽生结弦这个人的出现改变了你,他教会了你什么是梦想,什么叫倔强。




  别人说什么就让他们说去吧,那是他们的事情。




  只是很偶尔的,你会在午后阳光晴好的时候一个人跑到顶楼,在乱七八糟的管道线路之间找到一处不那么硌人的地方坐下,回想着那个少年耐心教你题目、用袖子帮你擦眼泪、牵着你的手跑在仙台街头。








 


(十三)




  “叮!”手机邮件提示音将你从往日的美好中抽离,你睁开眼,有几片樱瓣从远方飘来。




  “我夏天会回仙台喔,到时候见到我可不要太激动^^不过在那之前入学考一定要加油加油加油啊!不要输给我哦^^”










 


(十四)




  仙台的樱花终于盛开了。




  “臭美什么才不会激动呢,每天电视新闻里已经看到腻了←。←还有,我没有要参加入学考哦,因为我已经决定要申请多伦多大学了。”




——————————————fin——————————————


写在后面:


1. 灵感来自于霸陵这件事,不羽生提到的,还有一部分我高中自己的经历,想写的是两个人互相扶持的感觉。还有就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女主从羽生身上学到的重要的东西。




2. 另一个想呈现的点是十五、六岁年纪那种纤细又懵懂的暧昧,同时又是一种脆弱得像肥皂泡一样的感情。无论最后结果如何回过头去看都是不可替代的美好。




3. 自己还蛮喜欢这篇的,因为时间跨度更短,所以很多东西可以详细去说。不过肉眼可见还是有很多不足,如果有机会的话可能会做一些修改或者加进更多细节或者线索。




4. 我第一次滑冰就是在认识柚子之前不久,想来也是有点缘分。滑冰真的很有意思啊,而且我果然还是有点天分哈哈哈。如果能借着喜欢羽生学会滑冰了解花滑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5. 是he,两人之间这种细致而内敛的感情可能会以不一样的形式持续下去,也许会有番外哦~




6. 悄摸摸放上一张图,作为没学过画画的理科生我有点骄傲哈哈哈(捂脸跑掉大家不要嫌弃我啊ᕕ( ՞ ᗜ ՞ )ᕗ)一花就会

评论

热度(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