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沐橙

光(周泽楷×你)

可恨的键盘君:

—校园清水日常


—老夫老妻模式ON


—不是一点点的ooc






                          01


    “同学们安静一下,在放学前我有件事要说。”


    成功将几乎全班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后,班主任扶扶眼镜继续说:“从明天开始是我们学校的体艺节,正好今年是80周年校庆,所以体艺节由原来的两天延长至四天。今天是周一,也就是说,从周二开始,这一周都没有课程······”


    班主任的声音被瞬间爆发的欢呼迅速淹没,趁着其他人聊天的音量愈发肆无忌惮地加大,你用手肘撞了撞旁边的周泽楷,凑过去说:“诶周泽楷,这次体艺节你有什么节目吗?”


    “校运会?”周泽楷见你摇头,想了想说:“晚会,有。”


    你不满地咂咂嘴:“就是要问你是什么啦。”


    周泽楷伸手,不轻不重地揉着你的发丝。你毫不犹豫地拍掉在你头顶作乱的罪魁祸首,眼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他抿了抿唇,犹豫了一会儿伸手拉住你短袖校服的衣角,轻轻晃了晃,有点求饶的样子:“保密。”


    你哭笑不得:“你真当我猜不出?反正你除了唱歌跳舞还能表演什么我是想不出了······难不成你要说相声?”


    周泽楷也没把你的话当真:“猜。”


    你知道他是想借此考考你对他的了解程度,只是有些不太理解,这样的游戏放在你们刚认识那会儿玩还差不多,这都在一起多久了,还这么热衷呢?


    不过自家男友都说得这样明白了,你也不好意思拒绝,便开始认真想了想。


    跳舞?


    不不不,他前年跳过,按他的个性,不会表演同一类型的节目。等等,那这样想的话,他去年也唱国歌了呀,那······他今年的节目会是什么?


    你望着周泽楷笑意盈盈的样子,有些头皮发麻:“周泽楷,猜错的话,没有惩罚吧?”


    “当然。”


    你刚因此松了一口气,却没料还有下半截:“有。”


    瞎子都看得出来答应了准没好事,所以你干脆选择放弃:“那我退出游戏。”


    周泽楷不说话,忽地拉住你的手臂将你往他那边靠,你一下子失去重心倒在他大腿上。你瘫着脸挣扎着要起身,又被他按回去。


    脸贴在夏季校服单薄的布料上,周泽楷身上柔顺剂的味道也顺势钻进你的鼻子里。你揉揉鼻子,颇有点无可奈何的意味:“你想怎样?”


    “玩。”周泽楷见有人看过来,便顺手把校服外套盖在你身上,做了个“她不舒服”的口型。你在他给你盖外套的时候就知道应该是有人看过来了,还极为上道地咳嗽了几声。


    见周泽楷显然是打发走来人后,你嘟囔了句:“明明不拉我就不会像现在这么麻烦嘛。”


    周泽楷凑近了点,想要听清你刚刚说了什么。


    你没好气地推开他的脸:“你别打扰我,让我好好想想答案。”


    你对这件事态度的转变显然让周泽楷很开心,他高兴地应了一声便放你一个人思考。


    这个姿势维持久了腰就有些酸痛,为了尽快恢复成坐姿你决定放手一搏:“是钢琴吗?”


    你记得小学的时候周泽楷学了五年的钢琴,水平拿来应付下这种文艺晚会还是绰绰有余的。


    话音刚落你便感觉手上的力道一松,你赶紧坐直身子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刚坐直你就听见周泽楷轻轻哼着歌,语调轻快得快要飘上天。


    一想到刚刚的事你就气不过,拽过他的衣领咬牙切齿:“周泽楷!以后不准像刚刚那样,特别是在公众场合!”


    周泽楷异常乖巧地答应下来,还微微低下头蹭着你的手,像是犯了错的猫咪对着主人撒娇讨饶一般。


    只是不准像刚刚那样而已,还可以做很多种的嘛。






                                02


    等你收拾好东西准备和周泽楷一起回去时,周泽楷却拉着你拐进了学校的停车场。


    你不解:“来停车场干嘛?我们不是一直都是走路回家的吗?”


    周泽楷笑而不语。


    直到他从停车场推出一部老式自行车时,你才明白他想做什么:“这······是叔叔的吧?”


    你去他家的时候经常看着他爸爸骑这辆自行车去菜市场买菜,只是没想到现在,后座放青菜的地方要坐上一个人了。


    “为什么突然想到要骑车?”


    你接过他的书包抱在怀里,然后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


    因为背对的缘故你看不见他此时的表情,不过光听语调就知道他现在一定笑得一脸灿烂:“猜。”


    你面无表情地捅了一下他的腰。


    好烦噢你。


    周泽楷见你不说话,也没多管,只一边哼歌一边骑着自行车。


    在路上意料之中遇到很多同学,你向他们挥了挥手算是打招呼,不料惹来哀鸿遍野:


    “▁▁▁求求你们放过我们把,这放个学都要被你们喂狗粮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天哪今天不是走路是骑车,周泽楷你这小子,都在一起多久了还不够你显摆的吗!”


    “这两个人也太张扬了吧,生怕教导主任不抓吗······”


    你觉得最后一句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扯了扯周泽楷的校服下摆说:“周泽楷,要不我还是下来吧。”


    “嗯?”周泽楷没打算停下来,只是转头问了一句。


    “我怕教导主任。”你老老实实。


    你听见周泽楷的语气里满是小心翼翼的请求:“就这一次,可以吗?”


    你一听就很没有原则地答应下来了,不过声音还是闷闷的:“仅此一次。”


    “嗯。”


    接下来的路程里你们都没再言语,就当你以为你会就这样安安静静地被载回家时,周泽楷忽地一个急转弯,吓得你赶紧拿没抱着书包的手搂住他。


    片刻后你依稀听见有明亮剔透的笑声洒落,你怔然,尔后反应过来,在他的腰上用力地掐了一把:“周泽楷你个混蛋,你故意的是不是?”


    他送给你的回答是又一次的急拐。








    骑到你家门口后周泽楷稳稳地刹车,转头冲你扬起一个笑容。


    你皮笑肉不笑:“哪个兄弟给你传授经验了?说。”


    周泽楷见你似乎真的有点生气,便老老实实地交代:“×××。”


    ×××是班上有名的撩妹高手,人长得又帅气,倒追的妹子一抓一大把。周泽楷不说,你也能大概猜到是这位仁兄的杰作,也就这家伙喜欢这种少女心满满的老套路。


    “下次别这样了。”你叹口气,将书包还给他:“当回少女漫的男主感觉是不是很不错?嗯?”


    周泽楷不知道究竟是哪里惹你生气,只乖乖站着,也不接书包。


    你见他这样心情也有些复杂:“我知道你是想让我开心,×××的想法很好的,只不过他想错了一点,我不是所谓的少女漫女主角罢了。”


    周泽楷嗫嚅了句什么你没听清:“什么?”


    “你是!”


    颇为理直气壮的语气,像个护短的小孩儿。


    你想了想,明白他的意思后笑出声来,眉眼弯弯地望向他:“不懂,周泽楷,再说一遍可以吗?”


    周泽楷被你逗得脸微微泛红,偷瞄了你一眼确认你不再生气后才道:“你是。”


    “再······具体点儿?”


    他的脸更红了:“我的,女主角。”


    你:“······”


    卧。槽。


    好像······被撩了?


    你强撑淡定地留下一句“明天见”就撒开腿跑回家里迅速关上门,其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周泽楷望着你仓皇离开的背影,心里有点委屈:


    ×××你骗我。








                           03


    第二天早上一起上学的时候,你已经完全忘记昨天放学那档子事了。


    倒不是你真的一点少女情怀都没有,只是周泽楷和你从小玩到大,对他那张脸早就免疫了,而且撩人的比被撩的还脸红这点也让你少女不起来。


    你和周泽楷并肩走的时候发现他的发尾有点翘起来了,便踮起脚想要帮他压平发尾:“周泽楷你先别动。”


    周泽楷虽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但也很放心地停下脚步一动不动地站着。


    你压了几次,头发仍是顽固地翘着。你啧了一声:“周泽楷,帮我取个发卡,在刘海上夹着的。”


    他一手捋着你的刘海,一手小心地将发卡取下来:“给。”


    你拿过发卡,将翘起的发尾强硬地夹住。你满意地松开手,这才发现这个发卡上有只折耳猫,配上周泽楷的脸······有种意外的萌感。你有点心虚地移开眼,一边叮嘱他:“你不要拿掉发卡啊,不然头发又要翘了。”


    “好——”他拖得长长的音活像只猫咪尾巴,不安分地在你心尖挠了挠。


    你毫不客气地一巴掌糊过去:“不准撩。”


    “唔。”周泽楷叫屈:“没有。”


    “有!就是有!”


    “没有!”


    “有!有!有!”


    “没有!”


    ······


    就这样吵吵嚷嚷了一路。








    今天是体艺节第一天,光是开幕式就折腾了大半天,中午吃个饭休息好后,下午才开始陆陆续续地进行田径比赛。


    你报了今天的女子一千二百米,说是你报,其实是几个损友瞒着你把你名字给写上去了。你去体委那儿说明情况后请求划掉名字,他把报名表抱得紧紧的,像护着什么宝贝一样生怕你抢过去。其实想想也清楚,长跑项目吃力不讨好,通常都是缺人缺到要硬拉着去跑才作数,所以体委的心情你也多少能够理解。


    眼见着快要检录,你拉着周泽楷走到操场里面,一脸严肃地叮嘱他:“不要乱走,我跑完要是没看到人就揍你。”


    周泽楷沉默不够半秒就回道:“打不过。”


    你二话不说就是一脚。


    周泽楷的表情瞬间垮掉。


    你没理他,将外套和水壶一股脑都丢给他之后便往检录处跑。


    因此你也没能听见之后的对话。


    男生a:“刚刚那个妹子哪个班的?长得蛮可爱的诶。”


    男生b:“你没看见人家刚刚腻歪着呢?名花有主啦早就。”


    男生a:“我靠那也算?我怎么看着更像姐弟?”


    男生b:“你怎么不说兄妹?那妹子看着挺小的,应该不是同级生吧。”


    男生a:“妹子好像要比赛,待会过去问问吧。”


    至此,周泽楷是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拉住就要上前给你加油的男生a,眼里的敌意愈发浓烈:“她是我的。”


    男生a恍然,刚要识趣地走掉,没想到周泽楷还有下文:“女······女主······”


    男生a:喵喵喵?


    周泽楷:好丢脸啊说不出口······








    你此时正站在塑胶跑道上,努力平复呼吸。


    说起来你的运动神经不算多发达,而且损友一来就来了发大的。你连中考的八百米都是勉强及格,更别提还硬生生多出的四百米。


    算了,撑死也就三圈,大不了走过去。


    你望着遥无边际的跑道,一脸悲壮。










    “嘭。”


    发令枪响。


    你连忙迈开步子准备抢道,等跑开了才发现最内道挤得简直能做人肉夹馍,无奈,只好往外跑了一点。


    看起来似乎只是多了这么一点点,但一圈累积下来,则是需要消耗更多的体力和精力,最好的体现就是,你才刚跑完一圈多一点,就已经快要迈不开脚了。


    呼气。


    吸气。


    呼气。


    你慢慢调整着节奏,努力使呼吸变得平稳。


    呼吸的问题是解决了,但腿上累积下来的疲惫是无法消除的,才跑完一圈半,你就感觉腿软得不像自己的,汗水大量地渗出,随之带来的是喉咙愈发浓重的干涸感。


    妈蛋好想吃章鱼烧啊。


    恍惚间运作愈加迟缓的大脑里忽地出现这个想法,你舔了舔唇,别说,还真有点饿。


    因着大脑分神,双腿处所带来的酸软也减轻不少,甚至你还感觉意识也随之清醒了一点。


    第三圈了。你数着圈数,感觉又精神了不少。


    迈过终点线的时候你听见有人贴着你的耳朵低低地说了声“加油。”,你仍未反应过来,愣愣地偏头想看清是谁说的,却只看见雾蒙蒙的一片。


    噢,你忘了你跑步前脱了眼镜。


    不过听声音,十有八九是周泽楷。也只有他连加油都得跟你贴一块儿说,跟说悄悄话似的。


    你无法知晓当下自己脸上的笑容有多明显,还当自己面不改色高贵冷艳地接受了加油助威。


    在还剩一个直道加速时,你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瞥跑道,还好,还有三个人垫底,起码倒数没我份儿啦!你有点开心地这么想着,似乎也更有劲了一点。


    就这样,你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毫无自觉地跑过了终点。


    本来你以为还有一圈,打算再往前跨的时候一双手将你一把揽了过去。你想都不想就知道肯定是周泽楷,跑了这么久也是累得不行,被他揽着你也不做声,就懒懒地靠着。


    你是被一声轻笑惊得意识到不对的。


    周泽楷是不会对你发出这种笑声的,这点你十分清楚。


    妈呀那这货是谁?我不是抱错对象了吧?


    反应过来后你挣扎着要离开,但刚跑完三圈下来你的力气本来就所剩无几,再经这一番折腾,你差点腿一软就要站不起来了。


    那人眼疾手快地扶着你的腰,这才没让你摔在草地上。


    “你谁啊赶紧给我滚!”


    你多了几分火气,一是为周泽楷许久不来,二是为这人莫名其妙的纠缠。


    “喂喂喂,我好歹帮了你一把,你就这态度?”


    一听声音你就知道是×××,周泽楷不多的狐朋狗友之一。


    你还没跟他算上次的账,没想到本人还主动送上来给你教训。你深呼吸几次,确认自己恢复点力气后用手肘撞了撞对方,示意他松手。明明你也没用多大力气,×××却立刻松开手捂着胸(×)嚷嚷着疼。


    “活该。”这是一脸冷漠的你落井下石的一句。


    “活该。”


    听着现在才出现的声音,你二话不说绕开他就走。


    “▁▁▁。”


    你现在本就走不快,不一会儿就被周泽楷拉住。


    你转过身,臭着脸:“我现在没力气揍你,放学你等着,别走。”


    “▁▁▁。”他又念了一遍你的名字,语调委屈兮兮的。


    “撒娇无效。撤回。”你冷漠地宣布。


    “那,这样?”


    你还没搞懂他说的“这样”是哪样,就被拥入一个怀抱。你一下子联想到刚刚的×××,心里翻涌着些许不适,这促使着你推了推他的手臂,想让他放开。


    令你惊讶的是周泽楷不但没放手,还抱得更紧了。


    反常,太反常了。


    正思考着周泽楷今天到底怎么了的你并没有意识到他正慢慢地靠近你的脸,等你被喷洒在脸上温热的呼吸惊得回了神后,周泽楷已经在你的脸上印下一吻,而且还有往下的趋势。


    你妹的周泽楷!


    这里可是操场啊我去!


    你别过脸,闷声道:“周泽楷,我累了。”


    周泽楷一听你累了,立刻抱着你坐下,让你躺在他的腿上。


    你琢磨着今天的周泽楷真的很奇怪,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打直球:“周泽楷,你今天怎么了?”


    你感觉周泽楷的身体一僵,沉默了好久才不情不愿地开口:“不开心。”


    你伸手就在他腰上掐了一把:“我还没说我不开心呢,你倒好?”


    周泽楷抓着你的手玩,你看见一个轮廓动了动,大概是他在摇头:“有人说,我们是姐弟。”


    你“哦”了一声。


    他见你没什么反应,更是委屈了:“还有兄妹。”


    你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还有呢?”


    “没了。”


    你的一只手给他抓着,你便伸着另一只手想要摸上他的头,他拉过你的手放上头顶,你触到满手柔软微凉的触感,慢慢地一下一下揉着。你知道,在他心情不好的时候这招最管用。


    “你很介意。”


    用的是肯定句式。


    你知道,他要是不在意就不会因此不开心。只是你不是很明白,这有什么好介意的?


    “嗯。”


    似是不满你揉的频率,他便自己蹭了几下。


    你缓慢地开口,一边在脑里理清思绪:“你觉得不满?不满我们的关系被误解?”


    你感觉手下的头动了动,应该是在点头。


    你觉得自己大致清楚周泽楷在纠结什么了:“所以你想改变相处模式,想让别人知道我们是情侣而不是姐弟或是兄妹?”


    “嗯!”


    你知道自己答对了,但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如何开导他,毕竟你对现在的相处模式很满意,一点都不打算改变。而且像刚刚那样又是抱又是亲的,感觉像是热恋期的小情侣一样,光是想想就让你鸡皮疙瘩掉一地。


    你在脑里模拟出几个方案,选择了你认为最妥当的一种,开始循循善诱:“可是,就算你改变了相处模式,也一样会有人说的。”


    “为什么?”周泽楷探了探头,似有不解。


    你笑眯眯地摸了一把他的头:“因为嘴巴长在别人身上啊。”


    周泽楷似乎想明白了:“不想改变?”


    被说中心理活动的你有点心虚:“是。”


    “那就不变。”他斩钉截铁。


    你有些内疚,要是周泽楷其实挺想的呢?这样的话就无视了他的意愿了不是吗?


    似看出你的欲言又止,周泽楷摇头表决心:“这样够了。”


    “真的?”


    你多少还是有点怀疑。


    周泽楷点头,坦诚道:“天天抱,累。”


    你笑得打跌,顺势拉着他一起躺下。周泽楷乖乖地躺在你身边,隔着好几株草仍能看得清你的眼睛里有他的身影,意识到这点后他无声地笑起来。


    你被暖烘烘的太阳晒得有点犯困,再开口时声音也不由自主地拖长,带着几许懒洋洋的意味:“这样躺着真舒服啊,是不是?”


    “撩。”


    你被吓了个清醒:“我我我我哪有?”


    “有!”


    “没有没有没有——”


    “有!”


    “没有!就是没有!”


    “有!”


    ······


    又是吵吵闹闹的一个下午。








                           04


    晚上吃饭时你突然想起体艺节第一天晚上学校好像有活动。


    和父母说了下大概十点前回来,他们听说周泽楷也跟着便没说什么。


    吃完饭准备出门的时候你才发现你早就把汗湿了的校服泡起来了,对着衣柜里的衣服不禁有些犯难。


    犹豫不过三秒,你果断选择打电话给自家男友。拨通他的电话不过一秒,那边就传来周泽楷透过电波有些变调的声音:“▁▁▁?”


    “我在想晚上去学校玩要穿什么。”你坦言。


    周泽楷沉默了几秒,显然在思索该怎么穿,不一会儿他有点期待地开口:“黑裙子加丝袜?”


    你拿着手机,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我这样穿的话,你觉得等等你能看见我吗?”


    “唔。”提议被你否决,周泽楷的声音听来有些气鼓鼓的,“荧光棒。”


    你想了一下自己穿的一身黑然后戴个荧光棒的样子,不由得笑起来:“什么颜色的荧光棒?不要告诉我是白色的。”


    “白色!”


    周泽楷稍稍提高了音量,在你看来就是个小孩儿在撒娇。


    你笑弯了眼:“那好啊,你戴我就戴,行不行?”


    “好。”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接你?”


    你用肩膀和耳朵夹着手机,一边在衣柜翻找着他说的黑色裙子:“等等吧,再过十五分钟,我还在找衣服呢。”


    “左数第十件。”


    你按着他说的去找,果不其然。你一把扯出衣服,懒懒道:“周泽楷,你又趁我不在的时候溜进我房间?”


    “不是。”周泽楷抗议,“溜。”


    你把手机放在床上摁了外放,一边脱下睡衣:“哟,还有理了?”


    “阿姨在!”周泽楷理直气壮。


    你把睡衣睡裤都脱完后开始套裙子,一边漫不经心道:“行行行,那你下次能不能在我在的时候再过来?你看我去你家收拾东西的时候哪次你不在的。”


    那边半天没吱声,等你都快要以为电话是不是被挂断了的时候,周泽楷的声音突兀地响起:“我想——”


    他用的是那种软软的近乎恳求的声调,拖长的尾音里氤氲着雾蒙蒙的水汽,像是一粒橘子汽水味的糖,甜丝丝又冰冰凉。


    他知道,他一用这种语气跟你说话你就没辙了。


    好哇敢情刚刚不说话是在酝酿情绪呢臭小子!


    你一边咬牙切齿一边对自己的不争气进行深刻检讨和自我反省,纠结来纠结去还是软下心来:“你······你想就想吧。”


    听见手机那头笑了一声,你有些恼羞成怒:“还笑!还笑把我家钥匙还我!”


    “不。”周泽楷那边似乎在做什么,咣啷咣啷清脆的声音一并晃进你的耳朵。


    你听着有些熟悉的声音,正想着不是吧,一边听见门外传来一个声音:


    “叔叔阿姨好。”


    你哀嚎一声抓过手机语速飞快地说:“你别进来我马上换好衣服就出去!”也不等他回话你摁掉挂断键就把手机往床上一甩,从柜里翻出丝袜就往腿上拉。


    早知道就不答应他穿这玩意儿了,真难穿啊我去。


    你朝着无人的空气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把丝袜穿好后把发圈顺手套在手上,拿了把木梳就急急地开了门。


    周泽楷看见你之后眼睛明显亮了,但也笑着不作声,手里的钥匙咣啷作响。


    你一边穿鞋一边没好气地说:“再甩钥匙我就拿回来了啊。”


    再无声响。


    你穿好鞋把梳子塞他手里,拉着人就要往外跑:“快点快点,活动好像是七点半开始的,现在都七点多啦!”


    “叔叔阿姨再见。”即使被你扯着仍是不忘礼节的周泽楷和——


     “爸妈,我出门啦!”心急火燎头也没梳乱成一团的你。


    没等你父母应答你就跑出家外关上门了,周泽楷随后跟上,抽走你手上的发圈,开始梳着你那乱糟糟的头发。你闲着无事,见他领子上沾着饭粒,尽量保持头不动地拿掉了那粒米饭,打趣他说:“这么着急过来见岳父岳母啊?饭粘在衣服上都没发现。”


    周泽楷不紧不慢地开口:“没梳头。”


    你沉默着,片刻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对策,伸手在他头上抓了几把又迅速收回,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看,这样你也没梳头了哈哈。”


    你看着他突然僵硬的面部表情笑成一团。


    周泽楷抿唇,将你梳到一半的头发又散开,将梳子插在发间,把发圈绑在梳子上充当流苏:“喏。”


    顶着一头乱毛还插了把梳子的你忽然想认真和他谈谈关于他遗产分配的问题。


    “不闹。”


    周泽楷抽走梳子快速扎好头发后一手拿梳子一手牵起你。


    你不听,对着他转转脸,将刚梳好的马尾甩到他脸上。


    “再闹,亲了。”


    你被这句威胁吓得赶紧把脸转正,乖乖地被他牵着走。


    不知为什么,反倒觉得有点遗憾呢?


    周泽楷望着你的脸,一脸若有所思。








                             05


    说是活动,其实也就类似于日本学校的学园祭。


    不过有总比没有好,你本来也就是抱着反正也是好玩的心态拉着周泽楷过来的。


    不过看样子······大部分的人都回来了啊。


    一路上遇到不少同学,周泽楷是不愿意开口和你之外的人说话的,于是打招呼的重任就落在了你身上。


    “哇,▁▁▁,你今天很漂亮啊。”


    你暗道不好,果不其然,话音刚落你就发觉手上的力道不知不觉加重了几分。


    “谢谢。”


    却是许久不开口的周泽楷帮你先回答的,语气里的冷意不是聋子都听得出来。


    你“啧”了一声,拿手肘撞了撞身边的人,转身向同学说:“抱歉,他今天心情不太好。”


    同学暧昧地笑笑,朝你们挥挥手便往另一边的摊位走去。


    “以后不准用那种态度对同学,知道没?”你确认同学已经走得足够远之后才转身过来教训周泽楷。


    周泽楷不语,将松松地牵着你转为与你十指相扣。


    你见他明显低落下来的模样,声音也不由得放软了些:“怎么了?又不开心?”


    “他······夸你。”


    终是闷闷地开口。


    你被他逗得笑起来:“嚯,敢情你还不准别人夸你女朋友啊?”


    虽然听见你把自称换成“他女朋友”他一瞬抬起脸,但不一会儿又低了下去,声音还是闷闷的,鼓鼓囊囊的都是怨气:“男的。”


    终于反应过来原来他是在气这个,你的声音里染上止不住的笑意:“好好好,不准不准。不生气啦,待会还去看看有没有白色的荧光棒卖呢。”


    听到“白色荧光棒”后周泽楷一下子就把刚刚的不愉快抛在脑后,拉着你到处找卖荧光棒的摊位。


    你被周泽楷拉着四处转,正百无聊赖着,看见正前方的大圆台上动漫社正在表演节目,立刻扯着周泽楷往大圆台下方占了两个座位就开始看节目。


    这时一个穿着萤草cos服的妹子从圆台边缘跳出来,伴随着《极乐净土》的bgm开始跳舞。妹子笑起来极甜,一对清亮的眼瞳里盛着明晃晃的笑意,脸颊的两个小梨涡深得仿佛装着馥郁的蜜糖。


    你只和妹子对上了一眼就对她好感度瞬间爆表:“周泽楷快看快看!哇她刚刚冲我笑了诶!超——可爱的啊······”


    你拽着他的手臂嚷嚷了半天也不见他有反应,正觉着奇怪,周泽楷却一声不吭地压了上来。


    你毫无准备地被他吻住,心里“卧槽”了一声,连忙想要推开他,在挣扎中反而加深了这个吻。周泽楷没有闭上眼,一双仿佛淌着水般湿漉漉的瞳眸不偏不倚地撞进你的视线,你就那么愣愣地和他对视着,那对带着透明质感的眼睛里,裹藏的深沉又浓烈的情愫让你一瞬有些移不开眼。


    意识模糊间似乎下唇被他惩罚性质地咬了咬,不轻不重的力道,却意外地令你手脚酥软无法抵抗。


    你被吻得几乎要缺氧时意识才终于有些清醒,连忙推了推他示意赶紧结束这个莫名其妙又令你面红耳赤的吻。


    周泽楷见你似乎真的要窒息的样子,这才不情不愿地松开。


    你的余光瞥见他还好像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一副餍足的模样。


    你面无表情地踢了他一脚:“离我远点,不想和你说话。”


    周泽楷无辜地盯着你,揽着你的腰不让你走,还心情颇好地哼起了《极乐净土》的旋律。


    周泽楷,你给我等着。










    看完表演差不多快八点半,你伸了个懒腰,想了想后对着周泽楷的耳朵小声说:“走,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周泽楷发觉你的手有点凉,便脱了外套帮你穿上。


    “唔啊你的外套好大的······”你嘴上抱怨着,还是伸展开手臂让他顺利帮你穿上外套,然后把拉链拉到最上面。


    穿好外套后周泽楷满意地拉起你的手示意你带路。


    你带着他七拐八弯地走了好几层楼梯,在你推开最后一道门后周泽楷显然也猜出来了:“天台?”


    “答对啦。”你跑到栏杆边,指着不远处蜿蜒一路的河流给他看:“喏,看那边。”


    河流两边的护栏上一盏一盏灯接连不断地亮起,暖色调的橘黄柔和了周泽楷的眉眼,大团大团的光晕倒映在那清亮的眼瞳里便亮若繁星。


    你见他不说话,也安安静静地站在他身边,看着浓重的夜色在一盏又一盏样式古朴的宫灯绽开柔软的花火时溃不成军,原本寂落的夜景也糅进几许暧昧不清的暖意。


    底下沸腾的喧闹一下子渐次退至远处,你侧耳聆听着,远处飘来一丝厚重的钟声,混合着清脆的鸟鸣意外的和谐动听。


    恍惚间你听见有很轻的歌声,透明的柔软的,在这个喧嚣的夜晚悄然绽放。仿佛是花开的声音,带着一寸一寸漫过枝节的力量,里面裹挟着灼人的温度。


    就在你快要迷失在歌声制造的幻境中时,周泽楷倏忽开口,似乎因太久没说话声音有些低哑:


    “是光啊。”


    明明应该是听起来毫无来由的话语,你却听得笑弯了眼。


    “是啊,是光呀。”


    你这样回答着,在最后一盏灯也绽开璀璨的光华之际踮脚吻上他的唇角。


    








    ——喜欢你。


           喜欢的,就像这光一样。即使你看不见,还是小心翼翼地存在于这世间。


           这样的我,你会喜欢吗?






    ——喜欢呀,为什么不喜欢呢?


           就像喜欢这光一样喜欢着你呀。






                                                                        Fin♡












———————————————————————————


唔啊感觉我每次的更新都在打脸(心虚.png


这次的灵感很简单粗暴,前天晚上做梦梦见小周了,梦境内容早就模糊不清,不过凭着印象我还是记得几个细节,像是黑色小礼服+黑丝、路灯下的二人、静谧时的一丝鸟鸣。醒来之后就在琢磨怎么把这个梦写成一篇文,然后,这篇就出来了ozt


没啥剧情可探讨的,就是简单粗暴的糖。


突然发现自己写这种傻白甜好像还是蛮擅长的(摸下巴


希望看到这里的你,会喜欢w

评论

热度(94)

  1. 苏沐橙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