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沐橙

【飞坦BG】嚣张

司杝也-我叫静静不叫太太哟:

01


  我是被一阵轻微的震动给震醒的。


  多年的拼杀生活让我养成了一个很不好的习惯——身体的动作从来都快于思想。


  破窗而出的那一瞬间,我听见身后大楼缓慢坍塌的破裂声,宛如一曲逐渐向高潮推进的引发万人悲鸣的伟大奏乐。


  这一刻,我从身到心都禁不住颤抖了起来。


  充满硝烟味的夜风毫不留情刮在脸上,但好在我如今脸皮足够厚,即便是狂野的沙尘暴我想我也能面无表情地承受住。


  然而这种只能被称之为天真的想法在我刚落地时悉数被粉碎,碎得简直不能再碎。


  我活了二十多年,曾在死人堆里摸爬滚打十多年,我不怕沙尘暴,不怕地震和海啸,不怕万人屠杀,但我此生唯独怕两个人,两个牢牢控制了我近二十年的男人。


  而此时,这两人中的一人正好在我家大楼下面尽情地厮杀着,飞溅的鲜血也无法阻挡我认出他来。


  ——矮小的身材,一头深蓝得几近深黑的头发,浑身冰冷阴暗的气息,残忍而果断的杀人手法,被骷髅面罩遮去一半的苍白面容。


  是飞坦。


  眼球的神经末梢还没将这个足以夺走我性命的信息给传递到大脑,我已经遵循本能拔腿而跑了。然后下一秒就被第一时间察觉到的飞坦给迅速折断了一条手臂。


  听到骨头的断裂声时,我开始在剧烈的疼痛中深刻反省自己。


  反省到最后我得出一个不算稀奇的结论。

  我这一生,做过的最为后悔的事就是今天轻易屈服于多年形成的危机意识,从而导致大脑还没完全清醒身体却遵循本能而不假思索地跳楼的结果。


  其实跳楼也不是不可以,我明明有时间选择从哪个方向跳下来的,但我偏偏选了离我最近的那个方向,虽然这也无可厚非,但现在以及日后想起来,总能叫我悔得捶足顿胸甚至涕泗横流。


  “飞坦,她居然躲开了你的攻击?”芬克斯表示诧异,哦对了,我忘了说,跳下来时我最开始看到的人其实是一头金发的芬克斯,这两人向来喜欢一起行动。


  飞坦没理他,我却是心口一跳。


  为了避开他,我从一开始就是背对着他的,如今过去好几年了,他总不至于单凭一个背影就认出我吧?


  但我果然又天真了。


  “你倒是能躲。”


  略显嘶哑的嗓音刚落地,他整个人便出现在我眼前,不给我一点点捂脸的机会。但也幸好我没来得及捂脸,否则的话我要怎么躲开他接下来一招比一招冷厉的攻击——他看起来像是不打死我就不爽的样子。


  “飞坦飞坦!有话好说!”我边躲边苦着脸朝他求饶,“别打我脸啊……胳膊都断了一条你还想怎样?”


  他冷冷地看我一眼,一脚直直朝着我另一条胳膊踢过去。


  “我还想杀了你!”


  “……”


  他的攻击又快又狠,我连眼睛都不敢眨,只好张嘴朝着芬克斯那边求救:“芬克斯救命啊!”


  芬克斯抱臂眼观鼻鼻观心直视前方,周围的杂鱼已经被他给清理了个干净,我连找个替死鬼的机会都没有。


  “柯亚,你就让飞坦把怒气发泄出来吧,他都憋好几年了。”他说得语重心长。


  我日你妹妹!感情不是你自己你就不怕疼对吧!飞坦发泄怒火?除非我死了!


  “芬克斯我记住你了!”我咬牙切齿。


  芬克斯朝我笑得很贱:“别啊,你记住我飞坦会更生气的,这不你看看,他的脸都从白的变成黑的了。”

  一句话吓得赶紧把目光转到飞坦脸上。


  放屁!明明还是惨白得不能再惨白的死人脸!


  “芬克斯你丫又骗……”话没说完,我就被飞坦一脚踢中了胸口。


  我鲠着一口老血趴在地上,又气又怕。


  “我打不过你!打不过你!你想怎么着随便你!”我干脆耍起了无赖,最坏的结果无非就是被飞坦给杀了而已。不就是死么?我堂堂第一任蜘蛛四号还没怕过!


  飞坦在我眼前蹲下,一手提着我的后领把我提起来,眼神阴冷得堪比十二月的飞雪,一手拽下那张骷髅面罩,朝我露出一个血腥气十足的冷笑。


  我吓得一哆嗦。


  “死?太便宜你了。”他抵着我的额头,呼出的气息都带着一股子难以言喻的冰冷,我下意识觉得他下面要说出的话对我来说会是一种巨大的打击。


  “柯亚,你知道你走了以后是谁代替你进行审讯的工作?”他把我甩到地上,一脚踩着我的手腕用力碾压。


  要碎了,碎了!我的骨头要碎了!


  我哆哆嗦嗦看着他,不可置信:“不会是,是,是……”是你?


  他没说话,倒是一旁看热闹看得无比起劲的芬克斯适时地鼓起了掌:“柯亚你可真聪明,就是飞坦,”继而话锋一转,语气里带着幸灾乐祸,“你应该知道飞坦是什么样的人吧?他的审问可从来都不温柔。”


  ……废话!就算是不了解他的人只要看到我被他打得爬不起来的画面就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了。


  但是……


  我觑了眼面色阴沉的飞坦,忍着钻心的疼痛问他:“为什么是你?”我以为他们会再寻找一个适合用来审讯的念能力者,比如和我一样的催眠念能力者,但为什么会是飞坦?会是这个手段无比残忍的飞坦?


  “为什么?”飞坦用脚尖勾了勾我那软趴趴的手腕,“你不知道?”


  我……不敢知道。


  因为我害怕这个理由真的是我所想的那种,如果真的是,那我绝对会死无全尸的。


  “柯亚,敢离开旅团的话,你就要做好被我一寸寸剥掉皮的准备。”


  02


  我和飞坦等人很早以前就认识了,我们都是从流行街出来的亡命天涯的盗贼,我当初也和他们一样心狠手辣冷血无情,事实上,现在的我依然没变。


  库洛洛当年定下的团规是,倘若有人挑战团员并且取得胜利便可以取代他挑战的那人成为新一任团员。


  我是旅团里肉搏能力最弱的家伙,虽然每次和他们闲着没事切磋时我都能毫发无伤,但那都是因为大家没用实力罢了,若是他们全力以赴,估计我不到半小时就会被打得认不得爹娘,不,我没爹娘,那就认不得飞坦吧。


  哦对了,我忘了说,当年我和飞坦还是旅团公认的情侣来着,至于到底是怎么变成情侣的,我还真不记得了,我就记得小时候一直和飞坦混日子打架抢劫,后来成为蜘蛛之后我才发现我和飞坦在大家眼里已经是属于情侣的存在了。


  难道是因为我比飞坦还要矮上半个头,看起来比较有夫妻相?又或许是因为飞坦闲着没事总喜欢躺我腿上打游戏?再或者是因为飞坦每次打输了游戏总是拉我进行床上运动……


  妈的!原来根本原因是飞坦只和我上过床而我也只和他上过床!


  这真是个甜蜜的误会,是的,甜蜜的误会。我喜欢他们称呼我为“飞坦家的柯亚”或者称呼飞坦“柯亚家的飞坦”,这让我很有成就感。


  显然飞坦也很喜欢这两个称呼,虽然他从没表现出来过,但是每当别人比如当派克诺坦搂着我对别人介绍说“这是我们家的小柯亚”时,他总能一言不合就和别人打起来,然后库洛洛会说点到即止,飞坦就冷笑着停下手,然后揍我一顿。


  ……那真是一段痛并快乐着的日子。

  至于后来我是怎么离开旅团而不被旅团追杀的?其实很简单,因为我被人挑战了,那是个大块头,我自知打不过他,于是和他偷偷约了个地点比试,比到中途我很不要脸地逃跑了。


  真是愧对旅团的名声,居然养出一个如此不要脸的成员,不知道库洛洛会不会被别人笑死,不过我想,敢嘲笑库洛洛的人现在应该都下去了陪祖宗了。


  之后不久我就听说旅团四号换人了,而旅团也多了个规定——挑战时须有一方死亡即可。


  呵呵,我当年钻了团规的空子得以捡回一条命,而库洛洛等人则异常遵守团规,我琢磨着,即便他们都恨不得把我这个不争气的给打死,但碍于当年不成熟的团规他们也不会追究我这种不要脸的行为,毕竟他们可都是视旅团为比生命还要重要的存在,至于我……


  团规和飞坦,孰轻孰重我还是能分得清的。


03


  在飞坦折断我第十根手指并且拿着匕首准备挑开我胳膊上的皮时,库洛洛终于回来了。


  看到他的那一刻,我第一次感动到涕泗横流,就连他现在异于潮流的大背头都不想嘲讽了。


  “团长救命!”我扯开嗓子冲他干嚎,玛琪和派克诺坦等人都抱臂冷眼旁观,甚至还有兴致讨论飞坦会用多长时间剥了我的皮,听得我一度胆战心惊。


  库洛洛转脸看向我,露出一个状似惊讶的表情:“柯亚,你回来了啊。”


  回来个鬼,明明是飞坦提着我领子给提回来的,一点也不怜香惜玉。


  库洛洛又说:“飞坦找了你很长时间,你要跟他好好聊聊吧?那我们还是不打扰比较好。”他说着,甚至招呼了其他看热闹的蜘蛛们往另一个地方走。


  我欲哭无泪:“团长——”


  库洛洛不理我。


  我继续哭:“团长——”


  他还是不理我。


  我坚持不懈:“团长——”


  没想到,这一次库洛洛居然回头了,我双眼亮晶晶地看着他。


  “柯亚是想让我告诉飞坦,你当初离开他的理由吗?”库洛洛似笑非笑,在“他”这个字上面加重了语气。


  我立刻闭嘴了。


  身旁的气压瞬间低了一个度,飞坦阴森森的声音响起来。


  “理由?”


  在场除了库洛洛之外的人都很有兴趣地看着我,我只敢偷偷瞄一眼面色显然很不好看的飞坦,心跳跳得快到一个新高度。


  库洛洛耸耸肩,故意吊着人胃口,带着其他人真的走了……走了……了……


  库洛洛你个王八蛋!你不救我就算了,还把我推进一个更深的火坑!落井下石说得就是你这种人!不要脸,无耻,腹黑!诅咒你以后找不到老婆抱不到娃!


  “我觉得,你可能是看不起我的审问手段。”飞坦敲了敲我身上的铁链。


  我立刻回神,哆嗦着摇头如波浪:“看得起看得起!”


  他却没理我,自顾自继续说:“你说,接下来是先剥你的指甲只是先剥你的皮?”


  我颤颤巍巍和他商量:“都不剥可不可以?”


  他语气平静地反问我:“说出你离开……旅团的理由。”


  “是不是说了你就不会剥我指甲和皮肤了?”


  他笑了起来:“这不是等价交换,你的理由只能换我不剥你指甲,或者不剥你的皮。你选一个。”


  但是我说了指不定你会都给我剥了。


  我忍住上面那句话,但转念一想,飞坦什么时候这么好心愿意和别人等价交换了?他不是一向随心所欲的么?想要的直接就抢走,怎么可能会和别人等价交换?


  这么一想,我不淡定了。


  “飞飞飞飞飞坦!你果然想杀了我!”


  他的反应很平淡:“等你说完就杀了你。”


  我一瞬间鲠住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这种异于平常的语气突然像是一根针似的猛地刺进我心口,虽然不是很疼,但还是让我皱起了眉头。


  “飞坦,你真要杀我?”


  之前我之所以敢那么有恃无恐,无非是因为我坚定地抱着相信飞坦一定不会杀我的想法。毕竟我和他从有意识那天就已经混在了一起,杀人放火打家劫舍我们什么都做过,他救了我不知道多少次,我也救过他无数次,我和他之间早就无解了,这么多年,不论是他欠我的还是我欠他的,根本就没法算,而正是因为没法算,所以才必须用一辈子来慢慢算。


  可是现在,飞坦却告诉我,我这一辈子,即将到头了。


  真正意识到这一点,我浑身的力气都像被抽走似的,整个人都软了下去。


  “好,我告诉你理由,至于你听完会不会在我死后继续鞭尸,那就是你的事了。”


  他没说话。


  我自暴自弃:“因为你太矮了……”


  气压更低。


  “我也太矮了……”


  气压徘徊在这一阶段。


  “我们俩的孩子一定也长不高……”


  气压又低了一个阶段。


  “为了避免以后孩子自卑以及埋怨我们做父母的,我只好忍痛离开你……”


  气压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法呼吸的窒息感。


  飞坦掐着我的脖子,一双眼睛里翻滚着滔天的怒火,宛如实质要把我整个活烧。


  我艰难地继续吐字:“所以,我想,等你,或者,等我,长高了,再回来,和你生孩子……”


  不过这好像不太可能了。


  04


  有时候我挺感谢芬克斯的无脑,毕竟昨天就是因为他的无脑,让我留下了一条命。


  昨天我和飞坦坦白后正忐忑地等着他的死亡宣判,不成想我没等到,芬克斯却等到了。


  因为芬克斯在和库洛洛走出去后又拉着其他几位有兴趣的团员回来躲到门口听墙角了,听到最后终于没忍住大笑了出来,从而吸引了飞坦全部的注意力与怒火。


  什么叫引火烧身?芬克斯就是典型。


  阿门,愿库洛洛保佑你能活着回来——好歹团员间不准内斗的团规也不是看着玩儿的。


  玛琪给我治疗好后,拍着我的头跟我说飞坦其实一直在找我,我说我知道,她问我当初是不是真的是因为那种理由而离开旅团的,我沉默了一会说不是。


  “因为当年我怀孕了。”我说。


  然后玛琪和派克诺坦石化了。


  “你们也知道旅团从事的都是很危险的活动,我身为团员,不可能因为孩子而违反团规,团长也不会同意的,但我又不想打掉孩子,所以我只好想办法退出旅团去养孩子了。”我继续说,这个秘密在心里埋藏了太多年,埋得头顶发的霉都多得能喂饱一个流行街的孩子了。


  好一会儿,玛琪和派克诺坦才消化了这个令人惊悚的消息,玛琪沉默好半天才迟疑地问我:“那,孩子呢?”


  我朝她笑笑:“死了。还没出生就死了。我和那个挑战我的新人打了一架,没想到他下手那么狠,有一拳我没躲开,直接被他打到了肚子上,然后就流产啦。”


  后来在我身体好了之后,我使了个计暗中恁死了那个害死我和飞坦孩子的新人,只不过除了库洛洛外他们都不知道。


  一命换一命,库洛洛对此也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不然我哪能安然无恙悠哉悠哉过了这么多年也不被他们逮回去。这次真是悲惨的意外。


  派克诺坦心疼地摸摸我的头。


  “那你之前为什么不肯告诉飞坦实话?现在却肯告诉我们?”


  我说:“大概是因为,我昨天才真的看明白,在飞坦眼里,我根本什么就不是,既然什么都不是,那为什么要让他知道他曾经有过一个更是什么都不是的、连这个世界都没看过的孩子?他可以羞辱我,可是他不能羞辱我和他的孩子啊。不过他以后也没机会了,因为我再也生不了孩子啦。”


  我和飞坦之间有过太多的牵扯和羁绊,曾经我以为那些足以让我和飞坦永远连在一起,可是昨天我才发现,我想得太简单了,那都是我以为,如果飞坦不愿意,他完全可以亲手把我们之间的牵扯和羁绊给一根根扯断,他可以,他也能狠下心这么做。


05


  飞坦再次打断我刚接好的胳膊时,我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杀了侠客杀了侠客和杀了侠客。


  有窃听器了不起哦?!不知道这是很猥琐很下流的东西吗?!为什么旅团的成员一个个却能用得如此脸不红心不跳?!


  飞坦提着我的胳膊把我举到他眼前,眼底一片翻涌的黑暗,汹涌得厉害。


  “你以为你的想法都是对的?你以为我的想法你都能猜到?你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


  我面无表情直视他:“怎样?”其实我是想说“关你屁事”的,但我觉得如果我真的这么说了,也许他会卸了我另一只胳膊,还是眼都不眨的那种。


  我多灾多难的胳膊哟。


  他冷笑:“不怎样。”然后他一把把我甩到床上,欺身而上。


  我呆住了。


  这熟悉的姿势哟。


  他半强迫进入的那一瞬间,疼得我差点一巴掌挥到他脸上——中途被他眼疾手快给抓住了,连个前戏都没有,我会疼死的!


  他抓着我的手臂横在我脖子上面,似乎只要一用力我就会被自己勒死,真是死也不会瞑目。


  我气得浑身发抖,这个混蛋,这种时候还不忘威胁我!


  “你想怎样?你到底想怎样?你杀了我啊,杀了我行不行?”老是这么威胁人烦不烦?要来就干脆点,这么折磨人是什么个意思?


  他却没理会我这挑衅的话,只揽了我的脖子凑到他面前,然后他的脸错过我的,把我的头一把按进他肩窝里。


  我嗅到一股熟悉的味道。


  ……虽然飞坦看着很小,但是这么多年的架也不是白打的,这肌肉咬起来的感觉正好,软硬适中,很有嚼劲。


  送上门来的报仇机会不要白不要,我干脆松开这一块区域,挪了挪头换了另一块干净的重新咬起来。


  等我终于把他这一半肩头给咬的再也看不见一点皮肤的时候,他一声不吭地又把我的头按到了另一边。


  这下子就算我再迟钝也能反应过来他这是什么意思了。


  这是让我发泄的意思?


  我迟疑了一下,还是咬了下去,这一口对他来说只能算是不痛不痒。我听见他微喘着气冷嗤了一声。


  “怎么?舍不得?”


  我终于确定了,他就是让我发泄的。可我虽然知道是这样没错,但是突然就没了咬他的欲望。


  他上了我,还差点杀了我,但我只能咬他,这不公平,我亏大了。


  “我,我亏大了……”我带着哭腔把头扭回去,然后被他久违的亲吻给淹没。


  06


  和飞坦那啥简直就是在玩命,奈何我命太大且本身又耐打,几次都没死成,直到最后终于撑不住昏过去的时候,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在我耳边对我说了一句话,原本我还在死撑着不要睡过去,熟知他那句话一说出口我立刻没出息地缴械投降昏死过去了。


  07


  “你以为你当初为什么会怀孕?”


  08


  因为意外。


  09


  当然不是。


  10


  因为飞坦他愿意。







————END







#昨天难得找到几篇合我口味的飞坦同人,然而不幸的是,其中有两篇居然都是BE!!!!!这对我来说简直是巨大的打击!!!




#求推荐!!推荐飞坦BG同人,不要玛丽苏,文笔要朴素,不要桃花泛滥的女主,也不要多情的女主!!!只要一个飞坦就足够了!!不要女主和猎人里任何人有奸情!!!要HE!!!!

评论

热度(19)

  1. 苏沐橙司杝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