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沐橙

[男神×你][苏沐秋]语音输入

江阳流花_:

#语音输入我不说话也会录入其他人的声音
#破万字一发完结
  
  
  
  
  
  1.
  
  你是一名普通的网络写手,最近眼睛出了些问题还坚持更新,因为实在没办法盯屏幕太长时间,你使用手机输入法自带的语音输入码字,一边慢慢的构思着小说情节一边读出来,再一次性排版发送。
  
  但某天上午你躺在床上码字时,突然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由于你对小说的思路并不是很清晰,再加上很多时候一些语句也需要仔细思考,你经常会说着说着便停下来,而语音输入还在不停的录入着周围的声音。
  
  你家的环境比较安静,所以也不用担心录入什么杂音,只需要想好了后再继续说话便可以了。可是那天你突然发现,手机即使在没有接收到你声音的情况下,语音录入的小横条依然在上下浮动着,似乎身边有其他的什么人在说话,声音被录进去了一样,你有些怀疑是不是手机出了问题,思考着要不要再换一款新的输入法试试语音输入。
  
  可还没等你作出决定,小横条已不再浮动,而被录入的声音识别出来的文字也显示在了你的手机屏幕上。那句明明是没有声音的”话”,汇成了一句文字。
  
  〖哎哟,人家看不见我真的好无聊。〗
  
  唉?刚才明明没有人说话啊?你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周围,确定父母并不在家,记忆中刚才也没有楼下的什么人大声喊叫,那么这句清晰的话是从哪里来的?你脑中突然浮现出恐怖片中那些很诡异的情节。
  
  大概是自己刚才想了什么,无意识的说出来了吧。
  
  你将信将疑的打开语音输入系统,将刚才想好的那句台词对准手机的麦克风说了出来,果然显示在了屏幕上。那么就确定是语音输入没有坏了,你再次保持沉默,将手机随意的拿在一旁。
  
  语音输入的横条果然还在上下浮动,语音也被识别出来,汇成了文字。
  
  〖哎?什么情况?难道可以听到我的声音吗?〗
  
  靠,这怕不是真的闹鬼了吧。
  
  你下意识的装作不动声色的样子,其实心里早已经害怕得哆嗦了起来。现在家里只有你一个人,不如说就算是家里人都在你的房间里,遇到一只鬼,恐怕也没什么办法。
  
  你脑中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跑,于是自言自语一声:“哎,好想喝可乐呀。”
  
  拔腿朝屋外走,你平时就算和其他人说话也不会用这么傻的语气,由于此时此刻太紧张了,你说出了这种自己再听一遍都会无比尴尬的话,音调和语气刻意的仿佛网络上遍地都是的下三滥恐怖片。
  
  不不不,已经不是恐怖片的范围了,你现在可是真的遇到了一只鬼啊。
  
  眼看手已经放在了卧室的门把手上,你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那是语音输入完成的提示,你拿起手机看,屏幕上显示了新的一句话。
  
  〖别害怕呀,你往外跑什么。〗
  
  被识破了!你更紧张了,没有关掉的语音输入仍然在持续的收录着你听不见的话。
  
  〖好不容易有人能听到我说话,你就留下陪我聊一会儿嘛。〗
  
  是不是不想被杀,就只能为鬼提供陪聊服务了?你脑中又浮现了之前看过的那些玛丽苏人鬼小说——这鬼陪聊完了之后不会还得陪睡吧,要是万一和小说里一样再怀个什么鬼胎,你这一世清名可就保不住了。
  
  “那个……你好,请问你是鬼吗?”沉默了太长时间,气氛不免显得有些尴尬。不,人与鬼之间的气氛本来就融洽不到哪里去吧。你硬着头皮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好话题,刚一开口就发现这还真是尴尬的要死。
  
  你也不知道具体该往哪里看,只得四面八方的投去目光,看起来倒是颇像夏夜到处抓蚊子的样子。说实话,连你自己也有些佩服你自己到了这种时候还能这么淡定,但毕竟这种事不是警察能够解决的,要是110就能帮你抓住鬼,你现在一定夺门而出,跑去家门对面的派出所抱着警察叔叔的大腿嗷嗷哭。
  
  〖呃,原来真的能通过这种方式听见我说话吗?〗
  
  看上去这个鬼十分无语,和你现在崩溃的心情应该是差不多。
  
  你说:“现在大概就是这种情况,不是我听见了你,而是我的手机听见了你。”
  
  你把语音输入功能开启,再把麦克风随意对准一个地方,果然看见语音的横条又在上下浮动,你盯着盯着,忍不住叹息了一句真傻。
  
  〖真傻真傻。〗
  
  文字显示了两个真傻,你觉得大概是那鬼也快要无语到原地升天了,和你一起叹息了一声。
  
  这样看来这个鬼的思维似乎还是正常的,不会下一秒就会伸出手来掐死你。
  
  “你告诉我,你是好鬼还是坏鬼?”你这样问道,也算是找了个话题,还让自己做了点心理准备。虽然这话听起来特别的傻白甜,与一向恐怖片中的发展似乎不太一样,但万一这只鬼长得很帅,你们之间岂不是还可以来一个人鬼情未了?
  
  不不不,怎么可能呢,刚才还在吐槽不要和小说中一样发展人鬼恋,现在怎么又想起人鬼情未了了。你用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头,默默的吐槽着自己。
  
  那边似乎犹豫了很长时间(因为你并没有看见横条的浮动),在横条开始上下变短变长时,你才确定这鬼开始回应你了。屏幕上又显示文字。
  
  〖我觉得我应该是好鬼,因为我既没有杀人放火,也没有偷吃你家东西,更没有看你洗澡。〗
  
  卧槽。
  
  这么说来,这个鬼还在你家呆了有一段时间了?你不禁感到有点头皮发麻,谁知道他是不是从你两三岁岁吃屎的时候就待在你家看着你嘻嘻笑,谁知道他不是个萝莉控,谁知道他不是个变态,你越想越觉得无厘头,但为了抹杀掉自己的猜想,你旁敲侧击的问道:“你现在多大呀?”
  
  〖我想想……我是十八岁那年死的吧。到现在也差不多要有……哎呀、我也记不太清了……反正我估计还没有奔三。〗
  
  “你也是可以,连自己的年龄都摸不清了吗,这是变鬼还是变金鱼啊。”你看他的语气还算亲和,下意识的就放松了下来,不仅当着他的面吐槽起来,还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他大约是个二十岁的小哥哥,你这样想到,又问:“那你为什么能确定你自己没有奔三呢?”
  
  那边似乎又犹豫了一下,然后你才看见屏幕上开始慢慢显示文字。
  
  〖你看打荣耀的叶修还没有奔三吧?〗
  
  你点头说嗯嗯,却是腹诽着:没想到这鬼还知道叶修,真是迷之时尚感。
  
  〖嗯,我和他算是朋友。〗
  
  他斟酌着自己的语句这样回答你。
  
  你想了想,问:“你叫什么名字?“
  
  〖苏沐秋。〗
  
  “苏沐秋,你和苏沐橙是什么关系啊?”你突然想起叶修身边的那个女孩子,思索了一下两人姓名中相同的字,这么问道。
  
  苏沐秋想了半天,然后才慢慢吞吞的回答道。
  
  〖我可就告诉你一个人,你不要出去乱说啊——沐橙,我是她哥哥。〗
  
  “哇,你个鬼还跟职业选手沾亲带故的,你生前是有多爱荣耀啊?”虽然这样说着,你还是相信了他的说法。联盟中小道消息都在传,叶修一到特殊的日子就会跑去南山公墓祭奠某人,而苏沐橙似乎也说过自己有一个哥哥。不管他是不是装的都先信着,毕竟他已经死了,再和职业选手攀亲戚不能给他带来一点好处。
  
  “那你为什么在我家啊?”
  
  〖我的脚上有一条链子,链子的另一端就被拴在我去世的那个岔路口,也就是你家楼下那里,它只有这么长,最远的距离就是到你家的阳台。之前看着你就跟过来了,不过绝没有任何想冒犯的意思,就是想躲一下户外的那些孤魂野鬼,现在想想,我大概看着你从初中长到现在了。〗
  
  槽点太多已经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才好了,你放弃了拯救自己的三观,朝四周看了看,问他:“那你现在在哪儿啊?你能看见我吗?”问完这问题,你自己都觉得自己真是个傻逼,他要是看不见你怎么会找到你的手机、这样回答你的问题呢?
  
  〖当然了,不过你好像看不见我吧,〗他还是耐心的和你对着话。
  
  〖我就在你前面,你把手机朝前举举。〗
  
  你听话的把手机朝前举了过去,屏幕上又显示了一行字。
  
  〖对,现在你的手机穿过了我的眼睛。〗
  
  靠,没想到这鬼这么恶趣味。
  
  你飞快的把手缩了回来,然后赶紧道歉说对不起啊你不是故意的,心里暗骂:是你他妈的让我把手机往前伸的啊,谁想到你这么恶趣味。
  
  虽然那鬼的语气里没有任何埋怨你的意思,可你还是下意识的把责任都推卸给了他。你再次打开语音输入,虽然听不见苏沐秋的声音,但是随着横条的上下浮动,文字也在屏幕中渐渐浮现出来。
  
  〖你别这样嘛,我又没怪你。〗
  
  你开始因自己的小肚鸡肠感到羞愧。此时,你特别好奇这个苏沐秋到底长什么样子,看苏沐橙长得那么好看,叶修的颜值也不低,他应该也是属于帅哥那个级别的吧,再加上这么温柔又不失活泼的性格,是人估计就是个标准好男友——可惜你们俩这辈子都见不了面了。
  
  “哎,说起来你在我家看了我这么多年,我怎么一直都没有察觉到你的存在啊?要不是随便在网上写点什么,眼睛坏了用了个语音输入,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的存在呢。”你这样对苏沐秋说道。
  
  〖你没察觉到我的存在,那是你迟钝。〗
  
  苏沐秋并不完全一副温柔的样子,他似乎还是十八九岁的年龄,少年该有的语气他都有。
  
  〖你初三那年中考的时候太紧张了,忘带笔袋,你以为你的笔袋为什么会在你出门前突然从桌上掉下来啊?〗
  
  “我靠,难道是你碰掉的?”你问他。那边没了声音,然后过了一会儿之后才应声。
  
  不知道为什么,你突然脑补出了少年得意洋洋的点头后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的动作并不能被对方看见,于是才急忙开口说话的样子。
  
  ——哇,这迷之萌感居然是从一个鬼身上散发出来的。
  
  “那现在我能听见你说话了,你以后是不是就不会那么寂寞啦。”你小心翼翼的这样问道,“那么我就每天和你聊聊天,你也可以继续住在我家。只是有一点需要你保证,你可不能像恐怖片一样随便跳出来杀了我家哪个人哦?”
  
  语音输入的横条迅速波动了一下,却并没有识别出什么文字,系统提示“没听清,请再说一遍”,你觉得可能是苏沐秋被逗乐了。
  
  〖我要是想对你们家人下手,这么多年了,你觉得你还能活到现在吗?〗
  
  一语点醒梦中人,你恍然大悟,这鬼是个好鬼,你和他的正式交往也就开始了。
  
  
  
  
  
  2.
  
  “苏沐秋苏沐秋你在不在啊?”你进家确认了玄关处没有爸妈摆放的室外鞋就放心的大喊起来,随即打开手机的语音输入,果不其然的看见横条上下浮动着,你便知道苏沐秋现在一定就站在你身边。
  
  〖干嘛呀,一进门就叫我。〗
  
  “我写东西这件事我爸妈不知道,最近情况特殊,还必须要用语音输入,所以交给你一个艰巨的任务——你帮我看着他们什么时候回来,进门的时候告诉我一声。”你飞快的甩下运动鞋光着脚哒哒哒的往厨房跑,再次拿着果汁跑出来时,目光瞟向特意放在玄关的手机上,果然已经有一行新的字显示在那里。
  
  〖小祖宗,你穿鞋呀。〗
  
  “哇,被一个快要奔三的男人叫小祖宗,突然有一种大叔和萝莉之间在恋爱的宠溺感觉啊。”你哆嗦了一下,很显然并不萌这种设定。
  
  〖什么快奔三了,我现在可还一直是十八岁的美少年呢——无论外貌还是心理年龄。〗
  
  “呸,自恋。”你把手机朝卧室拿,不过你现在也算是知道了一点关于他的事情,他现在的外貌应该与他死的时候并没有多大的变化,看起来还是十八岁左右。
  
  〖什么叫自恋啊,你去看看沐橙长什么样,我是她亲哥。〗
  
  苏沐橙确实是好到没话说的女孩子,无论是外貌还是性格都让人无可挑剔,你每次看她的比赛都会嚎叫着她好可爱,似乎下一秒就会被她掰弯成回形针了。
  
  “你这话让你的帅气变得可信了一些。”
  
  〖要是你能看见我,你准会吃惊的。〗
  
  “看缘分呗,”你漫不经心的朝床上坐去,“既然你已经能以灵魂的状态留在这个世界上,那么指不定什么时候上帝老头一高兴就把你实体化了呢。”
  
  〖喂喂,上帝可是不在服务区呀,在这儿你怎么也应该说佛祖才对吧。〗
  
  “哎哟,好麻烦呀,反正就这么随口一说罢了。”你小狮子般的甩了甩头,“不听你说话了,我要开始码文啦。”
  
  你自顾自的对着手机说着故事内容,苏沐秋的声音确实没有扰乱你的语音输入。你不知道他现在是否还在你房间里,如果小说情节被他一字不落的收进耳中,想必对他来说也是非常羞耻的事情,他那么体贴人,也估计现在在客厅坐着。
  
  时间过得飞快,你眼看着右上角的总字数已经快要达到五千字了,大概还差一点,这段情节就可以完全收尾了,你正构思着接下来的句子,手边的A4纸却突然全部散落在了地上。
  
  变故使你迅速噤声,吓一跳的同时还在想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时,你突然听见玄关处钥匙开门的声音,随后爸妈的谈笑声就传进了耳朵里。
  
  手机上的语音输入恰好没有关闭,你看着屏幕上飞快显示的文字,便知道苏沐秋趁着这时说起了话。
  
  〖哎,实在没有什么好办法了。〗
  
  你知道他是在说这散落一地的A4纸,不过没关系,慢慢捡纸总要比被爸妈抓住自己在写文的事情后没收手机要好的多吧。
  
  “没事没事,这些都好说,谢啦。”你跳下床开始蹲在地上收拾这些散落的A4纸,突然有几张纸浮空了起来,整齐的叠成一沓又交到你的手上,你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这是苏沐秋也正在帮你捡纸。
  
  你不禁感叹:“你应该去给恐怖片做道具呀,就是那种浮个空什么的,还省着他们那么捣鼓特效了。”
  
  一般,你在和苏沐秋交流的时候,手机的语音输入都是自动打开并且设定点击之前不会关闭的,所以苏沐秋说话时你也不用专门调什么设定,只要盯着手机屏幕看就可以了。
  
  〖好心好意帮你忙,你居然要我去恐怖片剧组做道具,做道具我能有什么好处呀,我已经死了,又没有钱给我。〗
  
  “那你平时不用吃饭的吗?”你有些疑惑的问他。
  
  苏沐秋似乎有些无语,很久才看见语音输入的横条浮动起来。
  
  〖你看你家丢过饭吗?〗
  
  “这倒是没有,可是你不会饿吗?”你眨了眨眼睛,专注的望着眼前这沓浮空的纸。
  
  〖祖宗,我的心脏不跳了血不流了,没有营养物质的需要也没有氧气的需要,好处就是以后世界都灭亡了,我也还能飘着。〗
  
  “那如果大家死后都能飘着,世界灭亡了以后,我就去找你,和你一起飘着。”你这样回答他。
  
  〖成啊,不过你要是从学校到家来找我的话,千万不要走便利店旁边那条小巷,那里面有个大叔,被车撞的眼珠子都出来了,特别的吓人。〗
  
  你听的有些目瞪口呆。
  
  〖他们说那大叔平时就拖着花花绿绿的肠子朝前走,看见行人就会上去故意穿过他的身体,然后那个人就会下意识的一哆嗦。〗
  
  “我靠,那么吓人的吗?”你想起自己原先也走过不少次那条小路,不禁感到有些害怕。
  
  〖其实我也不知道,因为我铁链的长度到达不了那条小巷,也都是听路过的孤魂野鬼说的吧。〗
  
  听他说铁链你脑中一下子浮现了一个清秀的白衣少年脚腕上绑着一个粗长的铁链,铁链的那头连接着不知道尽头的远方的凄凄惨惨戚戚的形象,不由得觉得他有点可怜。
  
  “那你在跟我来我家之前,一直都是在那个岔路口徘徊吗?”你忍不住这样问。
  
  〖算是吧,也没有什么好地方可以去。和你来你家也纯属是觉得你和沐橙小时候稍微有些像,闲着没事就随便守护你一下算了。〗
  
  你无语凝噎。
  
  搞什么,本来可以发展成一段浪漫的恋情,被他这么一说一点言情小说的气氛都没有了,这苏沐秋完全只是个单纯的妹控而已啊!
  
  “哎呀,不提那些伤心事了。”你选择性的无视了他的那些话,“来到了我家,就有我罩着啦,咱们两个就暂时互相扶持、相依为gay吧。”
  
  〖相依为gay哈哈哈哈哈,好啊。〗
  
  你脑补着苏沐秋爽朗的笑了起来,虽然不知道他具体长什么样子,但是一个阳光大男孩的形象还是在你的心中慢慢成型了。
  
  
  
  
  
  3.
  
  事实证明有苏沐秋在你身边帮你,你支使起来他,生活的某些事更简单了起来。
  
  比如说你洗脸时总是需要花一点时间将头发弄到脸的旁边去,要么扎起来、要么用卡子别,总之不能让它胡乱粘到脸上。
  
  而现在你只需要在卧室里喊着苏沐秋和你一起到镜子前去,他就会乖乖的把你的头发撩到脑后,直到你洗完脸为止才放下,再随便给你呼噜呼噜毛,让头发通顺一些。
  
  再比如说你忘带了什么东西,他就会在你出门之前把那东西碰到地下去,如果你父母不在身边,那么你就会看见忘带的那样东西,浮空飘到了你面前。
  
  再比如说如果你放假时忘记关掉平时上学的闹铃,他就会为了不打扰你睡懒觉悄悄的把闹铃取消。
  
  总而言之,苏沐秋的存在为你的生活带来了非常大的便利,如果之前他算是默默的守护你,那么才被你发现了他的存在后,你就将他向明目张胆的行动的方向培养了。
  
  “我怎样才能看见你长什么样呢?”你在某一天突然这样问苏沐秋,“我不会要去南山公墓看你的碑吧。”
  
  〖不用吧。〗
  
  “哎,其实也是想去看一看的,下次如果有机会一定买几束花送过去。”
  
  〖先不说那个,电视剧里不是总演嘛,摄像头什么的可以拍到灵异照片,你试试?〗
  
  你觉得这个方法似乎很可行,便指着面前的方向:“你站那里去,我给你照张相。”
  
  也不知道苏沐秋去了没去,总之你把摄像头对准了面前的空地,虽然这时怎么看也看不见那里有人的存在,但你按下手机的拍照键后,左下角自动保存的照片却显露出了一个人影。
  
  卧槽,是真的?!
  
  你手机的语音输入和摄像头并不能够同时运行,因此你并不知道现在苏沐秋的反应是什么,反正你自己因为那种说不出来是激动与害怕的颤抖,手心被汗水打湿了。
  
  紧张,特别紧张。一向灵敏的要命的手机此时只有黑屏,加载照片的时间你想苏沐秋已经走到了你旁边,下意识的朝身旁的空气看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你总觉得他似乎就该在这里。
  
  照片显示出来了。
  
  少年个子很高,头发和苏沐橙一样,略带些橙色,不知道是天生发色如此还是故意染的,在他身上却没有一点违和感。然后笑嘻嘻的比着剪刀手,眸子中却是无法掩盖的温柔。
  
  苏沐秋像漫画中走出来的男主角一样。
  
  你脑袋有些发蒙,调到语音输入,等了半天也不见苏沐秋说话。
  
  他不说话,那就你先说呗。
  
  “你长得还挺帅。”你眨了眨眼睛,“我都脸红了。”
  
  那边又停了好长时间,然后你才看见小横条上下浮动起来。
  
  〖你还是别这么说话了。我说我也脸红了,你信不信?〗
  
  你信。
  
  你觉得自己对苏沐秋的感情应该就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你一向不是外貌协会,刚看了苏沐秋笑脸之后的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几乎快让你爆炸了,这是你更加确信,你就是喜欢苏沐秋。
  
  两个月后,你一咬牙,向苏沐秋告白了。
  
  “我喜欢你。”你让苏沐秋站在你面前。
  
  〖可、可是我是鬼呀。〗苏沐秋似乎紧张的有些结巴,屏幕显示的文字重复了起来。
  
  “没事儿,不妨碍,我以后可以这附近买一套房子,买一套你的铁链距离能够到达的房子。”你这样跟他说道。铁链的长度一直都是他心中的一块病,具体来说,这事大约发生在一个月之前,也就是你看到他照片的一个月后,意识到他的存在半年后的时候。
  
  之前也提到过,你家便利店旁的小巷中有一个车祸致死的大叔,样子很是吓人,而苏沐秋脚上的链子让他不能走进巷子,最多也只能站在巷口观望。
  
  自从他和你说了这件事以后,你就再也不愿意走那条巷子了,非特殊情况之下你都是走大路的。可是那一天,特殊情况还就真的来了,你的闺蜜说要去那个巷子里的一家店买点东西,你说不去,她却拿是不是朋友的问题来要挟你,一点办法也没有,你只好和她一起去。
  
  ——大概不会有问题的吧,你心里这么想着,似乎是在强行安慰自己。
  
  按照苏沐秋之前的说法,那大叔和他似乎不太一样,他可以触碰到现实生活中的事物与人,而大叔却只能从行人身上穿过。平时走这条巷子的人虽然不多,但也有几个,到现在也还踏踏实实的活着,这样想着,你的心也稍微放下来了些。
  
  大概是心理作用,你一走进巷子就感觉有一股阴冷的风吹了出来,那家小店也显得格外阴森。你壮了壮胆子挽着闺蜜的手臂继续朝前走,还没等走几步,突然感觉脚踝好像被什么东西握住了。
  
  低头看剧,一只被碾压得血肉模糊的右手正握着你的脚踝,右手的主人正趴在地上阴笑着看着你,掉落下来的眼珠悬挂在眼眶外,地上的身体残缺不全。
  
  你瞬间尖叫了起来。
  
  “你有一股与普通人不同的气息。”趴在地上的男人说着,“你家是不是也住着什么灵体?”
  
  你惊恐的看向闺蜜,她却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因为你不再往前走而感到有些疑惑。
  
  她看不见脚下的这男人?你心里越来越感觉不对劲,本来这大叔不应该能碰到行人的呀。听着他刚才说的话,你心中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难道是因为和苏沐秋接触时间太长,你身上有了灵体的气息?这就不难解释你为什么能看见其他的灵,也能被其他灵触碰了。
  
  是的,现在你已经可以看见苏沐秋了。
  
  那男人见你很长时间没有理他,便拉着你的腿开始向上爬,你的裤子上沾染了一个一个的血手印,身边的闺蜜惊愕的尖叫起来,你余光一瞟就看到了巷口在苏沐秋。
  
  太好了,他终于来了!你心头一喜,但欣喜的心情迅速被恐惧所淹没,你这才意识到——苏沐秋根本就进不来巷子。
  
  惊恐的目光投向苏沐秋,他似乎是跑来的,头上渗出点点汗水,胸口也急促的起伏着,他下意识的动了动右脚,却被链子牢牢的箍住。
  
  苏秋看了看脚下,又看了看正被大叔握住小腿的你,大喊一声:“操,放开她!”
  
  大叔一愣,迅速看向巷口,然后又笑了起来:“你不也是灵嘛。”
  
  “靠。”苏沐秋骂了一句,“大叔,你都被车轧成这样了,而我死的时候也就是失血过多,你觉得我一个年轻人打不过你吗?”
  
  那大叔想了一下,暗骂一声,慢慢的退回到了墙里。
  
  闺蜜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小巷,苏沐秋站在巷口,你一个人站在巷里,你朝他快速的跑去,他却一转身避开了你的拥抱。
  
  “我觉得我们还是保持些距离吧,给你添麻烦了。”
  
  所以一个月后,在苏沐秋刻意的拉开距离的举动下,你又不能看见他长什么样子,也听不见他说话了。
  
  目光放在现在。
  
  你躺在沙发上看着洁白的天花板,说不出话。苏沐秋应该是走了,具体走去哪里你也不太清楚,他拒绝了你的告白,理由是人鬼殊途,你们终究不能在一起,因为他要消失了。
  
  “消失,你怎么会消失呢?”你当时是这么问他的。
  
  〖我想我能够留在这里大概就是因为有愿望还没有实现,而现在鬼生也算是圆满了,也就没有再存在于这世上的理由了。〗
  
  你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他。
  
  苏沐秋走了,具体走去了哪里你也不太清楚,他拒绝了你的告白,你觉得,他可能是去投胎了。
  
  
  
  
  
  4.
  
  时隔多年,你已经结婚了,找了个老公生了个孩子,家搬去了离岔路口很远的地方,那是苏沐秋的链子长度远远不能到达的——不过他能不能到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因为他大概已经消失了。
  
  你们回家看望你爸妈,经过那条岔路口的时候,你脚步一顿。
  
  “怎么啦?”男人抱着孩子,温柔的笑着看向你。
  
  你摇摇头,微笑着跟上他的步伐:“没事,就是想起了一些老故事。”
  
  “老故事?不如讲给宝宝听吧。”
  
  “不行,这是我珍藏的老故事!不能给你听——”
  
  你爸妈正在客厅里坐着看戏曲频道,你在厨房里做饭,正巧没有酱油了,你老公便提议让孩子出去买。
  
  孩子是第一次独自出门买东西,在他下楼后,老公也跟着出了门,悄悄的跟在他身后,生怕他出什么事。你站在楼上一边做饭一边看着这爷俩的身影笑,笑容中满满的是甜蜜。
  
  你站的位置正对着窗户正哒哒的切菜,一缕头发从侧面散落下来,你刚想伸手将头发别在耳后,它便漂浮起来去了脑后,苏沐秋为你别头发的感觉一向给人灵异事件的即视感,再一次体会到了这样的感受,你一愣,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
  
  什么也没有。
  
  正在转过头的同时,一阵微风从窗口吹来,吹起了你的头发,你也微微释然。
  
  ——是啊,怎么可能会是苏沐秋呢?
  
  自从苏沐秋消失了后,你好好学习考上了一所非常不错的大学,在学校里遇到了一个非常爱你的男生,你也很喜欢他,说不出来是为什么,或许是因为他那种从心里对你好的感觉,又或许是因为他那一头橙色的柔顺短发。
  
  说实话,他与苏沐秋并不十分相似,性格与其说是苏沐秋那种温柔中带着少年的张扬与顽皮,不如说是暴躁多一些。你也曾经去南山找过苏沐秋的墓碑,确实找到了,但是看着碑上少年的笑容,你总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晚上看电视的时候,你总是会靠在沙发上看着看着便睡着了。你老公在这时就会叫醒你,温柔的让你去卧室里睡,自己再把电视调到球赛的栏目,将声音小了又小。而换成苏沐秋的话,他就会为你拿一张毯子,抱着你摇着你为你盖好,在你茫然的转醒的时候为你讲解一下你错过的电视剧到了什么情节、演完了什么狗血的戏码,然后两人再一起看下去。
  
  平时做家务的时候,你老公总会与你共同分担一些家务,买菜拖地等比较重的活也是他来干。而换成苏沐秋的话,他就会在你出门买东西,逛街的时候悄悄的一个人包揽所有的家务,等你回到家家里就已经一尘不染了。
  
  你老公喜欢和你一起做饭的感觉,而苏沐秋却像个孩子一样乖乖的等在饭桌旁,如同在孤儿院等待老师分饭一样。
  
  你老公喜欢养些小动物,而苏沐秋就好好养些花花草草,还很善于经营。
  
  你现在的老公很好,可你总忍不住把他与另一个人比较。
  
  以至于你觉得你爱的根本不是他。
  
  直到现在你还爱着苏沐秋。
  
  那爷俩很久没回来,你有些担心,便随意在围裙上抹了抹手,换上鞋准备下楼去看一看。
  
  走到岔路口时,父子俩正抱着一大堆娃娃朝家里走来,看见你时,两人兴奋的挥手看他们两个拿着东西太吃力了,你便向前去迎。一起走回来时,你突然听见有汽车尖利的刹车声,随即仿佛被谁用力的推了一下,一下子向前扑倒在地。
  
  再次回过头时,你感到天都塌了。
  
  苏沐秋死了,儿子倒在血泊中,老公生死不明。除了你父亲以外,你生命中另外三个最重要的男人都遭遇了严重的车祸,事故带走了一个人的生命,你不能再让那两个也离开你了。
  
  颤抖着掏出手机拨打120,你的眼泪已经无法停止了。还算清晰的报出了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你大脑一片空白,只想着在原地坐着冷静一下。
  
  “真是幸运啊,多亏了你的守护灵。”一个一群最前端的老奶奶在你旁边说着,“要不是刚才他推你那一下,估计你也没命了。”
  
  “他?守护灵?他推了我一下?”你非常疑惑的看向旁边的老奶奶,脸上的泪痕还没有擦干。
  
  “是呀,我一说他就一阵风似的逃跑了,刚才还一副担心的样子,现在看起来不是你的守护灵?”老奶奶慢吞吞的说着,“高高瘦瘦的,橙色头发,看起来十八九岁的样子。”
  
  你脑中突然浮现了一个人的名字。
  
  他骗了你。
  
  “苏沐秋——你出来啊——”似乎一下子被抽去了所有的力量,你瘫软在地上,眼泪更是汹涌奔出。
  
  这喊声有没有闻者落泪谁也不知道,反正苏沐秋听了,哭了。
  
  
  
  
  
  【END】
  
  苏沐秋很抱歉,但他不后悔没和你在一起.
  
  他后悔的是没能救下你的爱人.
  
  苏沐秋很心疼,但他不心疼你的爱人的死.
  
  他心疼的是因他痛苦到无处可逃的你.

评论

热度(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