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沐橙

【全职l 叶修x你】 嘴这么毒,姑娘你一定受过不少伤

标题莫名戳心

秋山湫·真脑子😂:

 【写在前面的话】


这个女主有一点拽,但是无意装逼,请相信我


恩,就是女主大概也是过得很辛苦的那种设定


有点长,也许


叶神好温柔(日常吸叶)




【正文】


说起你和叶修遇见的那一天,还是源于一个不大不小但是挺尴尬的意外。


天气越来预热,说好的要下雨呢,你一边想着天气预报不能信一边把脚塞进板鞋里,准备去便利店买两桶方便面解决温饱。


其实你不喜欢去这家便利店,因为那个店员总是喜欢黑着一张脸,就像别人欠了他八百吊,但是没办法啊,谁让他们家的泡面最便宜。


穷啊,人穷气短。


你晃到了便利店门口,果不其然还是那个店员,你熟门熟路拿到泡面,再左转到酸奶区去看看有没有特价的酸奶或者果汁儿,不错,今天的你比较幸运,打特价的正好是你最喜欢的青苹果味道,然后再瞄一眼糖果区,不行不行,再买就超预算了,你咬咬牙,抱着东西来到那个收银员面前。


那个店员照旧臭着一张脸给你结完了账,


“不要袋子。”你抢在他开口之前跟你说道,就是懒得听他那种要死不活的说话腔,这么热的天气,保不齐忍不住就要打人。


“10块零5毛”


你正把找回来的钱塞进钱包里,不小心硬币掉了一地,你只好蹲下身去捡,一抬头,看见一双有点脏兮兮的运动鞋,左脚的脚踝处牛仔裤裤脚掖进了鞋子里,让强迫症晚期的你很想伸手给他拽出来,视线再往上移,是一条洗旧了的牛仔裤,然后是皱巴巴的白色上衣下摆,再往上,是一只在裤兜里掏钱的手,这只手伸进裤兜里一半,但是不妨碍你看出这只手其实非常漂亮,骨节分明,皮肤白皙,血管在皮肤之下像涌动的暗河。


你站起身来,这只手隶属于一个男人,侧面看上去有点邋邋遢遢的,头发在靠近脖子的地方还有一点呲着毛,白色的衣服领口有一点点黄了,估摸着是该好好洗洗了。


你正把一把硬币塞进钱包的时候,听见那个店员不满的声音:“买不起别买啊”


你扭过头去,柜台上放着两包烟,很正常的牌子,甚至可以说,算不上什么好烟,那个男人看上去显然是没带够钱,被这个店员这么说了一句,脸上显然有一点过意不去,排在后面的人等得不耐烦开始抱怨:“动作怎么这么慢啊大热天的……”


那个黑脸的店员一听是抱怨自己的,自己被冤枉了,立刻不客气地回嘴:“吵什么吵啊,他买不起怪我吗。”


你听得额头上直冒黑线,从还没拉上拉链的钱包里抽出一张二十,扔到柜台上:“至于就两包烟瞧不起人吗”


然后拿上你的方便面酸奶钱包手机出了店门,


走之前你看了那个店员一眼:*SO MUCH SPICE,SO MUCH PAIN ”


哦对,你也没有忘记给那货拿上那两包烟


你知道那个男人也跟着你出来了,可不是吗,他得拿烟啊。


你走出几步,转身把烟扔给他。然后准备离开,他叫住了你。


“那个,网吧就在附近,你等一下,我去给你拿钱。”


你转过头去看,刚才一直看的是那个人的侧脸,现在看到正脸了,这么看过去,还挺白的,但是苍白,不是白皙,再一听他说网吧,哟,感情这人网瘾少年?不不不,他这绝对算不上少年,说是大叔都够了。


行吧,你点了点头,20块钱都能买两包芝士糖了,你不是多爱出风头的人,尽管不得不承认一下有的时候是有那么一点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但是刚才那个店员真的惹恼你了,你不是多富有,以前最惨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过那种在超市免费试吃都开心的日子,就是看不起别人鄙视穷。穷怎么,也没吃你家大米,况且那个人只是没有带够钱,至于吗。


你就抱着你的酸奶和你的泡面站在屋檐底下等他给你拿钱,酸奶冰得你手腕都麻了。


还好那人所说的网吧很近大概不假,他回来得挺快,在你他会不会在骗我”的想法冒出来之前。


“请你吃饭吧,谢谢你。”


“不用不用,没事儿。”你摆摆手。


“老吃泡面不好,麻辣烫吃吗。”


你半个身子都转过去要走了,“麻辣烫”三个字冒进你的耳朵里。


你半个身子又没志气地转了回去:“街头那家?”


那人点点头:“你知道啊。”


“走吧,不用你请,我也去那里吃。”


“哦,我叫叶修。”


你点点头,报上自己的名字。


 


街头的这一家麻辣烫人气很好,店不大,几张桌子摆到了外面,眼见也要坐满了。


你把抱了一路的酸奶和泡面放在桌子上:“要不你先看一下桌子,我选完了菜回来你再去?”


“行,搁这儿吧。”


你走进店里去,特意多挑了几串土豆片,土豆这玩意儿可以当主食,顶饱。


叶修也很快回来了,等菜的时间就有一点尴尬了。叶修指了指你的泡面:“喜欢吃红烧牛肉的?”


“嗯,吃习惯了,没怎么吃过别的味儿的。”你回答。


他笑了笑:“今天谢谢你了,”他说道,拆开包装,抽出一根烟来,晃了晃:“介意我抽根烟吗?”


“没事儿,我也抽。”你从兜里掏出薄荷爆珠的,熟练地点起来。


他的眼中流过一点点惊讶,你不介意,没什么,什么样的眼神儿你都习惯了。


“你喝酒吗?”他突然问道。


“不会。”你回答。


“哦,我也不会。”他别过头去吐了一口烟。


你点了点头,这人挺有意思的,也不知道是真不喝假不喝。


菜上来了,你的那份满满的花椒麻椒,叶修看着吸溜了一口气:“能吃辣啊。”


“嗯,挺能吃辣。”你掰开一次性筷子,扒拉开花椒,寻找你的土豆片。


“你当网管啊?”


“嗯。”


也许是吃拉近了你们的关系,这么多年都自己吃饭,突然有个人陪自己一起吃饭,挺不习惯,但也挺开心的,你看叶修吃得挺香,觉得一个好好吃饭不亵渎食物的人,一定不会是什么坏人,渐渐也就聊开了。


你知道他在附近的一个网吧当网管,今天没烟了出来买,没想到没带够钱,是够尴尬的。


你说你是给人画画的,画卖不出去,眼见着揭不开锅了,现在兼职给人写稿子。


他说他也经常去那家小卖部买烟,你心里想着真是巧了,我也老去买方便面呢。


然后聊到那个店员,你实在忍不住吐槽:“真的挺受不了的我跟你说,每次黑着一张脸以为谁愿意看啊,开口闭口跟别人欠他一个亿似的,连给别人一个好心情都做不到的人能成什么大事儿,还那么没有眼力价而,好歹站了那么久柜台了连没带够钱和买不起都分不清啊,再说了买不起又怎么,吃你家大米了。”


一连串吐槽说出来,你也觉得怕是有些失礼,扭头抽了一口烟,低声说:“抱歉啊,我,那什么……”


“呵呵,没什么,我看他也老不顺眼了。”那人嘴角上扬,微微一笑,自然地化开了空气中的尴尬。


最后你没有让他请,硬是自己付了账:“没什么,那个,谢谢你陪我吃饭啊。”


 


后来你都把这事情忘记了,直到那天你因为家里的电脑坏掉了不得不去网吧交稿子,在前台一低头看见那张熟悉的脸。


“叶修?”


“哦,来了?”


不是“是你啊”而是“来了”,就好像他一直在等你一样。


你也就很买账地点了点头:“来了。”


 


 


 


【后记】


后来……后来一来二去就在一起了呗。


两个人都属于没钱的一类,吃着红烧牛肉味道的泡面,抽不同牌子的烟,过得也挺开心。


“你当时没跟我说你也喜欢吃红烧牛肉味的泡面吧?”你咬着叉子问他。


“哦,没说。”


“不过你当时说吃泡面不好了我倒是记得。”


“嗯。那算追你的战术……之一‘’


“那你还吃。”你伸腿去踹他的椅子,暗自骂他心脏,却又想着,难不成那么早就看上我了?


叶修身子一转:“诶诶诶别踢啊,先说,哥泡的面好不好吃。”


你一个眼刀子扔过去:“不好吃。”


他作势来抢你的碗:“不好吃我吃。”见你抱着碗躲开的样子很可爱,伸出去的手落到了你的头发上:“行了行了,晚上去吃麻辣烫啊。”


然而去吃麻辣烫的时候你还是忍不住想要翻旧账;“诶当初我吐槽那个店员的时候你没出声,尴尬死了。”


“呵呵。”叶修笑。


“笑什么笑啊你,别告诉我也是追我的战术?”你狠狠插走他正要夹住的一块鱼丸,塞进嘴里。


“啊,这你就不厚道了啊,”叶修退而求其次,夹起一块藕片,“我当时就是想,这姑娘嘴挺毒的,嘲讽技能都快赶上哥了,一定吃了不少苦。”


抢来的鱼丸在嗓子卡了一下,舌头切切实实尝到了辣,你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上来。


“其实我现在还是挺庆幸当时没带够钱的。”


“要不也遇不到一个嘴毒心软的傻姑娘啊。”


你不知道当时叶修觉得这个姑娘挺逗的同时也觉得心疼你,在店员面前挺酷,出了店门乖乖的等着自己拿钱,叶修也经常感叹自己是个好人,万一换了别人骗她,一直不来,她就一直等,还不感冒了,吃麻辣烫的时候点的菜都是一元区里的,盘子里那么多串土豆片,合着是当主食吃啊,被辣得鼻涕眼泪都出来了,吐槽起来一张嘴皮子还挺顺溜,看着她往外掏钱付账的样子,说不上地想起那个人,那个给自己和妹妹买东西的时候十分豪爽,但是一遇到给自己买东西就斤斤计较的人,


而你呢,你不知道这么多,有些时候你就是相信缘分的,你就是相信这世界上回有一种温柔的力量,就像你相信你一直戴在左手手腕上的一串佛珠,前面那么多年这股力量从来没有现身,就任你在泥潭里面摸爬滚打,一颗心,本来像江苏无锡阳山镇的水蜜桃一样粉扑扑的,软塌塌的,被摔倒时飞溅起的泥浆包裹得严实,泥浆干了,一层一层的,表面看起来坚不可摧,可是只有你知道它的脆弱。现在眼前的这个人来了,要问怎么来的?


哈,就是那天,一不小心钱包里的硬币掉了一地,大大咧咧的你把它们捡起来的同时,也不小心捡拾到了一个男人的心。


 


{注释*}:这个是破产姐妹里的台词,就是嘴巴这么毒,心里一定很苦的意思。




【写在后面的话】


啊就是吃凉皮的时候的脑洞


写得长了,有点没意思(或许吧)不知道你们会不会喜欢啊,以后有时间可能会拿出来当底子改着


就是觉得叶神和我这篇文里的妹子都是那种过了苦日子的人,大概会比较理解对方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比心


希望每个姑娘都会遇到属于自己的温柔

评论

热度(189)